抖音小说柒笙纪淮北免费阅读(抖音小说季芝瑶萧澈)

林溪顶着蓬乱的头发,披着几乎被撕碎的衣服,遮遮掩掩跑到范箐箐家里呼天抢地,把俩人骂的禽兽不如,恨不得生吞活剥。

看着林溪那一身囧样,听着她语无伦次的哭诉,范箐箐既替闺蜜悲哀又为自己庆幸。

抖音小说柒笙纪淮北免费阅读(抖音小说季芝瑶萧澈)


(一)

那天,在范箐箐直播间已霸榜俩月之久的榜一大哥“土拨鼠”,被突然杀出的神秘人物“千年狐”挤掉了, 50支穿云箭嗖嗖连发,粉丝们立刻炸开了锅,各种猜测评论像暴雨梨花针刷屏不止,而两位榜哥却一言不发。

范箐箐本人更是一头雾水:都两个月了,还没把第一个榜霸搞清楚,第二个榜霸又杀将出来。

有人送大礼、白花花的银子进账固然是好事,但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还是让范箐箐心里感到不踏实。

“果真是自己才色过人?”

“不可能,不可能!”

“难道自己真要咸鱼翻身、大红大紫了?”

“做梦呢,醒醒吧!”

………………

范箐箐不断猜测各种可能,紧接着又自我否定,因为像她这种三十八线小网红满网俯拾皆是,而且她感觉自己从小到大、从头到脚都是泡在苦水池子里的,煤运连着霉运。

就说高三那年,先是当矿工的爸爸死在煤矿上,而后自己高考落榜、被迫四处打工,尽管家里得了一笔死亡赔偿金,但没几年就被妈妈造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她也是实在受不了债主天天上门,才不得不远走他乡,流落杭州。

可能是老天怜悯赏饭吃,还赐予她几分姿色:1米68的身高前凸后翘,白皙水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再配上一张俊俏可人的脸蛋,即便是女人见了都会嫉妒地多瞅两眼。

这长相在煤飞灰舞的山西大同,像出水芙蓉更显妖艳,高中三年,很多同学不叫她“范箐箐”而改叫“范冰冰”,情书如雪片般偷偷飘落进她的学习桌、书包里,其中就有让她后来爱得透骨又恨得抓狂的那个他。

美貌历来是女人的资本,何况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靠漂亮脸蛋和魔鬼身材在大城市混口饭吃不是啥难事儿。

初来杭州,她就很顺利地在一家大商场应聘成了香奈儿专柜导购员,后来听人说搞直播赚钱,就在抖音上开号当起了才艺主播。

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出租屋,来不及吃口热饭,她先要上线开启直播,时而顾盼神飞,时而花枝乱颤,挥霍着上天赐予的美貌和早年积攒的歌舞底子,只为吸引更多人进入自己的直播间并成为忠实粉丝。

因为想靠直播赚钱必须先要涨粉,粉丝达到一定量级才敢提赚钱的事儿。

可事实哪有那么容易,像她这种入行已晚、零粉起步的新人主播,想要快红暴富简直异想天开。

就这么瞎折腾了一个多月也没啥起色,她那不省心的老妈还每隔几天来一通夺命连环call,身边认识的人都借遍了,债主追上门也只能靠她这个独生女儿江湖救急了。

可她哪有那么大本事,自己还一把蒲扇捂不住腚,靠上班那点微薄工资过活,眼看就要弹尽粮绝、房租都交不起了。

上天好像真的怜悯她,给她派来个大救星。

大概两个月前,一个叫“土拨鼠”的进入她的直播间,一次豪刷10支穿云箭,创造了她直播以来打赏最高记录。

后来,那人每晚必捧场、捧场必霸榜,也不多说话,遇到打榜PK,出手更阔绰,一准帮她赢。

范箐箐甚是不解、追问多次,得到的回答也只是一串“笑脸”符号,加关之后浏览他的主页也没有任何动态,愈发神秘莫测。

“管他呢,这年头谁还嫌钱扎手啊?”

范箐箐暂且把心疑搁置,在这位神秘榜哥的加持下,越播越自信,粉丝数量蹭蹭上涨,平台也顺水推舟给予流量扶持,很快突破了10万粉关,羡煞一帮同期入驻的新人主播。

“土拨鼠”还是个未解之谜,今夜突然闯入并霸榜的“千年狐”更是神秘万分,让范箐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边播边胡思乱想,都有点儿神经了!

下播没一会儿,“咚咚咚”熟悉的敲门声响起,外卖小哥准时送来热乎乎的刀削面

或许是多年饮食习惯使然,也或许是漂泊在外的感情寄托,范箐箐每晚下播都会从附近一家山西面馆点外卖,奇怪的是每次都是同一名外卖小哥送餐。

虽然小哥每次都戴着头盔和口罩,捂得严严实实,但范箐箐仅凭身形和声音就能断定是同一个人。这事儿的离奇巧合程度,如果用到买彩票上保准中大奖。

“美女,您的外卖!”

“谢谢,小哥哥!”

外卖小哥每次都很客气还透着几分儒雅气质,经常还会啰嗦几句:“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虽是陌生人的只言片语,但对于只身一人闯荡杭州的范箐箐来说,心里还是感觉暖暖的。

只是今夜,这位暖男小哥的关心好像过了头,把外卖交给范箐箐后却并不急于离开,而是抓住范箐箐关门的瞬间,踮起脚来朝她的房里眺望,恨不得长出一双X光眼把房间透视一遍。

这鬼动作没能逃过范箐箐的眼睛,她不由心头一紧,脑海里翻滚出色狼入室的恐怖画面。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假装镇静地关上房门,稍一定神赶紧从猫眼往外瞄,只见外卖小哥在门外来回踱步,似乎很着急的样子,这让她越发紧张起来。

报警吧,人家也没有进一步的出格举动,显然不合适。

“怎么办,怎么办?”

她心里反复念叨着,迅速拨通了林溪的手机。

林溪是范箐箐在商场工作时的女同事,两人年龄相仿,连身材和脸蛋都有几分相似,又都来自北方,同样在杭州举目无亲,自然就走得近了,相互都有抱团取暖的需要。

但林溪比范箐箐心思缜密也更精明,虽然两人前后脚入职,但一个月不到就从女性奢侈品专柜跳槽到了男性奢侈品专柜。

对此,范箐箐十分不解,问她说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跳槽?

林溪轻启朱唇,半开玩笑地吐出一句:“真正懂男人的是女人,而我就是这样的女人!”

就冲这一点,范箐箐认为林溪比自己强、有想法。

值此危情时刻,她唯一可以倾诉和依靠的朋友只能是林溪。

在林溪的宽慰和支招下,范箐箐不那么害怕了,过了约莫十分钟,再从猫眼瞄出去,外卖小哥已不见了踪影。

抖音小说柒笙纪淮北免费阅读(抖音小说季芝瑶萧澈)


(二)

此后三四天,这个外卖小哥没再出现在范箐箐家门口,仿佛人间蒸发。

范箐箐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儿,但好景不长,在一周后的深夜外卖小哥幽灵再现。

这天晚上,范箐箐没有直播,因为下班之前接到了专柜老板严哲的邀约,说是鉴于她出色的销售业绩,专门请她共进晚餐。

就餐地点选在西湖边的一家高档餐厅,这是范箐箐闻所未闻更从未涉足的场所,周围绿水环绕、树木掩映,门面高大挺立、装修考究,在霓虹灯的装点下更加富丽堂皇。

从餐厅的选择上看得出来,严哲对这次晚宴很重视,或许还用心良苦。

但对范箐箐来说,却犹如上朝面圣,是受宠若惊的。

论业绩好坏,她自认为一般,还算不上出色。

论交情深浅,自入职以来,她面见严哲的次数屈指可数,老板亲临专柜,她这种职场小白只会像小白鼠一样心生胆怯。

她记得初次见面,严哲高大威猛、风度翩翩、气场十足,好像还跟她有过几句简短的交谈,临走时又朝她多看了几眼。

此后,平均个把月时间,严哲就会到店视察一圈,每次都恰逢她当班,每次都与她交谈几句,把她上下细细打量一番,而她却低头娇羞不敢直视。

面对严哲的突然邀约,范箐箐喜忧参半,不知如何应对。

进到餐厅,范箐箐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拘谨地像个犯了错的小姑娘,走路都不知道该先迈哪条腿。

只见5名古装美女乐师正在合奏优美的曲子,服务生弯腰引路,殷勤地像个仆人,一路引她穿过明亮的大堂、幽深的通道,来到“醉西湖”雅间。

早已等候多时的严哲,起身相迎,指点落座,一派绅士风度。

为赴此约,范箐箐出于礼貌也精心打扮过,淡淡的眼影、粉粉的唇彩,一袭藕粉色纱裙平添几分妩媚。

看得严哲未饮先醉,忍不住拽了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绅士、雅致、修养、气质……虽然嘴上不好意思说,但在范箐箐心里早已把这些溢美之词加到了严哲身上。

菜肴精致得让人不忍动筷子,美味珍馐是常吃刀削面的她不曾吃过的,在严哲多次劝说下还喝了两杯红酒,只觉心跳加速、两颊绯红。

醉意朦胧中,严哲把酒言欢、侃侃而谈,一派成功人士的风采。

面对这样的男人,估计没有几个女人不会为他折服甚至骚动,特别是像她这样漂泊在外无依无靠又幻想爱情的女人。

美好的时光总是让人感到短暂,范箐箐虽然眼神迷离但头脑尚留几分清醒。

严哲扶她起座离开,一手揽在她的腰间,一手牵着她的一只手绕过自己脖颈。

她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拥着,第一次靠在男人的肩头,第一次零距离嗅到男人身上的荷尔蒙,感觉自己像茫茫大海中的孤舟正在靠临苦苦追寻的海岸,难道爱情来了?

严哲搀着她坐上一辆宝马车,和她一起并排坐在后座上,顺势把手臂缠绕在她的腰际。

朦胧之中,她感到有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缓缓向她的大腿逼近,像一条贪吃蛇。

受此惊吓又被灌进车窗的凉风一激,她猛然酒醒大半,本能地向自己这一侧车门躲闪,那只手也快速缩回安静下来。

“箐箐,先送你回家吧!”严哲柔声说道。

“好的,谢谢!”范箐箐脸庞僵硬,机械地回答道。

车到小区门口,严哲抢先下车,很绅士地帮她拉开车门,扶她下来,微笑着挥手道别,而后转身上车离去。

范箐箐望着绝尘而去的宝马740,心里五味杂陈,欣喜中含着丝丝担忧,担忧中又藏着点点渴求。

正漫不经心地走在小区甬道,偶然回头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在她回头的一瞬,迅速躲进了一个单元门口。

范箐箐不由加快脚步,寂静的夜里,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和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哒哒声格外的响。

她逃也似的钻进家门,按住狂跳不止的胸脯,壮着胆子往外偷瞄,那名外卖小哥果然紧随其后,出现在猫眼之中。

她本想报警的,但那人很快又离开了。

第二天上班时,她把这段经历一五一十讲给了林溪。

林溪既迅速断定外卖小哥图谋不轨,又对范箐箐赴宴的桥段表现出浓厚兴致,说要到范箐箐家陪她住几天、以防不测。

范箐箐对闺蜜的善解人意感动地简直要泪流满面了,一个劲儿地点头应允。

抖音小说柒笙纪淮北免费阅读(抖音小说季芝瑶萧澈)


(三)

有林溪陪伴,范箐箐心安神定,那个鬼鬼祟祟的外卖小哥好像也识趣,没有再来吓她。

过了两天,范箐箐又接到严哲的电话,说上次请客忘了给她点“西湖醋鱼”,这次要专门带她品尝这道杭州名菜。

范箐箐对那条“贪吃蛇”心有余悸,本想找理由推脱,奈何拗不过严哲的热情执着,遂提议请好友林溪一同前往,没想到严哲爽快答应了。

范箐箐放下电话,赶紧给林溪发了条微信消息,林溪竟秒回应约。

还是上回那家餐厅,当范箐箐挽着林溪轻车熟路、有说有笑地步入大堂时,这回轮到林溪秒变大观园刘姥姥了,当见到风流倜傥、笑脸相迎的严哲时,林溪那双勾魂眼瞬间春波荡漾了。

席间,林溪拿出日常接待高端男性顾客的本事,与严哲攀谈许久、相谈甚欢,范箐箐倒像是林溪带来的朋友坐了冷板凳。

林溪的酒量比范箐箐好的多,六杯红酒下肚,依然谈笑风生,也更加妩媚妖娆。

严哲在安排落座时,很有心地把范箐箐和林溪隔开,放在自己一左一右,西子湖畔,美酒盈杯,佳人相伴,真个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再加上林溪仰望的媚眼、竭力的吹捧,让他越发找到成功人士、上流社会的感觉,笑声里都流出纸醉金迷的惬意。

林溪与严哲互加了微信,貌似还是林溪主动求加的。

餐毕,严哲依然绅士地亲自把她俩送回家。

而这回,范箐箐坐在副驾驶,严哲和林溪坐在后座,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有时还窃窃私语,半醉半醒的男女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当两人一同下车走进小区时,范箐箐又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只是没有再尾随至她家门口。

狐狸尾巴终归还是露出来了,但她有所不知,真正的狐狸最擅长伪装,不会轻易被识破。

跟严哲吃饭这几个晚上,范箐箐没有直播,已经开始掉粉了,她要赶紧弥补一下。

不出意外,她开播不超过两分钟,“土拨鼠”又来霸榜了,还关切地问她这几天为什么没开播。

范箐箐只说,那几天晚上有事,跟朋友吃饭去了。

半小时后,“千年狐”也进来了,这次没有第一次大方,只给她刷了辆跑车,但还是挤掉了“土拨鼠”的榜一位置。

“谢谢两位好大哥!”范箐箐单纯但不傻,她知道不能调停两人的争斗,这样反而能坐收渔利,因为她太需要钱了,昨天还刚给老妈转了5万块还债,这可是她白天上班加晚上直播挣出来的,而每天晚上自己的夜宵只配刀削面。

范箐箐的老妈叫张桂琴,家庭主妇加寡妇,当年拿到矿上赔付的80万赔偿金,一下子就在亲朋好友眼里香起来,借钱的、炒股的、放贷的都跟来了,也不知被谁洗了脑,非要跟着学炒股,说什么“鸡生蛋、钱生钱,要给闺女攒出一套新房来。”

一开始,还是赚了点儿,尝到甜头的她不断往里投钱,又不懂控制仓位、配置资金,结果疫情袭来股市暴跌,被高位套牢,不但赔偿金全在里面,向别人拆借的30万也砸了进去。

本就是市井小民、股市小散,理财知识和抗风险能力都很欠缺,割肉断然舍不得,只能寄希望于股市回暖。

真应了投资界的那句话:“你永远挣不到你认知以外的钱。”

躲债的日子不好受,马瘦毛长,人穷志短。

张桂琴听闺女说搞直播挣了钱,竟狮子大开口要她再转20万,还在电话里哭诉:“箐箐,人家都快把咱逼死了,再还不上,你回来就见不着妈了,呜……呜!”

范箐箐心软,尽管老妈不让人省心,可终归还是好心,毕竟还是亲妈呀,哪能看着她遭难呢?

嘴上喊着让老妈放心的话,但上哪儿一下子弄这20万块钱哪?

朝林溪借?

她一个月工资除了涂脂抹粉、买衣吃饭,估计也剩不下几个子。

在杭州还认识谁呢?

思来想去,范箐箐作出一个十分大胆却差点儿后悔一辈子的决定。

(关注后续连载中……)

抖音小说柒笙纪淮北免费阅读(抖音小说季芝瑶萧澈)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19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