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台币去银行可以换吗(1000台币等于多少马币)

2015年冬,斜风细雨中的台北。

在台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第4号病房,病危的台湾E.Shine集团董事长仲天骐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心电设备就在他旁边,以便护士随时查看。仲天骐觉得自已快不行了,就颤巍巍地把家里保险箱的钥匙交给一直守在床边的大儿子仲世俊,说:“我把E.Shine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珍惜祖辈创立的江山,照顾好你弟弟??????” 这位手已枯干的老人说罢,想起那个曾跟自已历经患难、恩爱一生的夏之星,心中轻唤着她的名字,回忆起她年轻时笑起来的模样,随后便撒手人寰,随亡妻而去。仲世俊顿时恸哭失声,他放下公司的手头工作来陪护父亲,已经两三天了,他好希望命运之神会眷顾父亲,可父亲还是走了!

仲世俊擦干眼泪,掏出手机打给弟弟仲世基,用责问的语气问他:“世基,父亲走了,你在哪?”

“我在陪小倩逛街呢!医院有你在就行了,没事别打扰我!”世基说罢,匆匆挂断了电话。

“又在跟女人胡闹,爸都走了,他还在玩女人!”仲世俊有些生气,但又苦于无计可施。

仲世俊接着打电话给董事长助理,亲自询问公司事务,特别是最近一笔新设计的“同心圆”于是项链生意。

助理回答道:“同心圆很畅销,近期深受台湾乃至亚洲青年男女欢迎。董事长,看来您不卖物美价廉的伊莉莎白而改卖质量高的同心圆的决策是对的。”

仲世俊松了口气,用右手手指按摩一下鼻梁,振作下精神,忽然想起自己的亲弟弟仲世基。他在心里哀叹,这个仲世基,染上了富贵病,出名的游手好闲,除了去色情场所搞漂亮女人,就是吸毒。

风依然在吹,雨依然在下着。台北的雨本来应该很美、很浪漫,仲世俊却没有赏雨的心情。他听见自己的司机在听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就对司机说:“关掉吧,回家。”

心情沉重的仲世俊一回到家,就看见弟弟仲世基在撬保险柜,气极了,就动手用粗绳子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拿了根棍子,大声斥责:“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争气的弟弟,今天我要替我们的父亲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吸毒玩卖淫女!”接着,便一棍子重重地打在仲世基的手臂上。仲世基桀骜不驯地顶嘴道:“爸妈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我?我就是要吸要玩女人!”“还是不改!”仲世俊一棍接着一棍地揍,时间持续了十多分钟,仲世基因为怕疼,心想,倒不如先假装服软,将来再把爸留下的钱拿过来。于是,他告服说:“别打了,哥,我亲哥。我改还不行吗?”。

仲世俊见他告服,也不不了手,对他说:“肯改就好,改了还是我弟弟。”

可后来有一天,仲世俊发现家里的保险柜被橇,正想打电话斥责弟弟仲世基,谁知这时,保镖用低沉的声音告诉他:“大少爷,二少爷吸了毒毒驾,最后撞上一辆货车,因抢救无效……”

“什么?……”仲世俊一听,手里的手机掉了下来。虽然弟弟学坏,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呀??????

   一年后的春天,台北市万福路。

那日的阳光和煦,微风习习,惹人喜爱,一辆辆轿车在第一辆撒满花瓣的宝马车的带领下从万福路疾驰而过,快到E.Shine 时,却纷纷停下来,因为一个衣裳褴褛的瘸腿老汉正躺在路中间,跟前有个铁做的碗,碗里放着讨来的零钱,不住地磕头讨钱,看上去怪可怜的,但在此时却大煞风景。

从第一辆宝马马车中下来两个保镖,正要把那老汉弄走时,车内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探出头来,大声交代说:“慢着,给他一千台币,扶他起来,让车队顺利通过就行,别为难这位老人家。”

“是!”那两个保镖齐声应道,就照着年轻人的吩咐做了。

瘸腿老汉连忙道谢:“谢谢啊,谢谢好心人。”

目睹车队离开后,老汉问周围围观的人,这个好心人是谁?周围的群众中有人回答:“你连他都不知道——他就是E.Shine的新任董事长仲世俊,今天是他跟王诗雅结婚的大好日子。”

“原来是他,他跟一般的有钱人真的不一样。好人啊。” 老人望着远去的车队,又是羡慕又是感激……

在 “万豪五星级酒店”,仲世俊跟王诗雅互相鞠躬行礼,两人的头却不小心轻轻撞在一起,逗得观礼的亲朋好友发笑……婚礼就这样成了,两人可以称得上郎财女貌吧。

与王诗雅结婚后,仲世俊却几乎成了工作狂,极少回家,把美若天仙的老婆冷落在空荡荡的别墅里。她一次次地问仲世俊,仲世俊却一次次地推脱说:“公司忙。”

“唉,忙忙忙,就知道忙。”王诗雅望着这栋富丽堂皇却又空荡荡的别墅,心里百般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只是成了富人的陪衬和养着的“金丝鸟,不禁连连叹气,在心里问自已:“王诗雅呀王诗雅,你是有钱,可你真的幸福吗?”

王诗雅不巧看到一台电脑,立刻心生一计:“何不上网广交朋友,打发时间呢?”

王诗雅打开QQ,选择好友范围是台湾台北市,被一个叫“剑南春”的网友吸引住了……

就在仲世俊为E.Shine规划宏伟的蓝图时,他耳边不知不觉有了许多闲言碎语,说自己的妻子出轨偷汉子。一开始,他觉得那时有人故意造谣挑拨,就爱搭不理,但后来连自己的保镖和司机都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你别只顾工作,你也有你的漂亮妻子,她可能跟别的男人私会。”

仲世俊吃了一惊,猛然惊醒。他细想一遍,自己的妻子最近确实很不对劲,动不动就出门,说是出门打麻将。他猜到了三分,但不露声色,而是找人暗中调查了此事。果然,妻子给自己戴了顶大大的绿帽子,而且那个与妻子偷情的男人就是自己手下的珠宝总设计师裴温!

当保镖用脚踹开宾馆的一扇门 后,仲世俊带人硬闯进去,看见王诗雅还在忙着穿衣服,床上一片凌乱,床边扔满这对激情男女脱下的衣服裤子,而裴温只穿一条短裤!王诗雅正想解释,仲世俊气得一冲上去就甩了王诗雅一这巴掌!

王诗雅顿感脸上火辣辣的,忙用右手捂住脸庞。裴温心疼王诗雅,见她被甩了一巴掌,拦住仲世俊,大声制止说:“你要打就打我,别伤害诗雅!”

“怎么,你心疼了?”仲世俊迎着裴温的脸,青着脸厉声问。他冲保镖们把手一挥,说:“家丑不可外扬,回来再收拾他们!”保镖们一听,把王诗雅和裴温塞进车,一溜烟回到仲家。

仲世俊强压住怒火,当着裴温的面质问王诗雅:“你为什么背叛我?是他比我有钱,比我精明能干?”妻子抽泣不止,秀发下垂,遮去半边脸,不敢正视丈夫,只是连声说了好几个对不起,可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了!

“孩子?!”天啊,不仅给我戴了顶绿帽子,还有了他的骨肉!仲世俊惊得倒退几步,差点倒下,他真不敢相信事实。

仲世俊问王诗雅:“我那么爱你,除了拼命工作少回家,哪里对不起你你?”

裴温奋力挣晚上两个保镖的手,第一次大胆地批评他:“你是把E.Shine治理得井井有条的商界精英,但你是个工作狂,只有你的江山,冷落了诗雅。她是活生生的人,她要的不是别墅、豪车、锦衣玉食的生活,而是陪伴自己的生活伴侣!”

一席话,说得仲世俊如梦方醒、无言以对。他想了想,是啊,也对,诗雅和裴温对不起自己,可自已也有错。仲世俊原本捏紧的拳头松了,可他实在不想看见这对狗男女,冲他俩吼道:“走,离开我的视线,滚得越远越好!现在我宣布,裴温不再是仲氏的总设计师,但我会给他一大笔钱,要他俩离开台湾。”

裴温看了仲世俊一眼,就连忙扶着王诗雅离开了仲家。

保镖向仲世俊报告:“董事长,裴温和王诗雅已经离开台湾,移民新加坡了。”

“走吧,都走吧。该走的都会走。”仲世俊望着空荡荡的别墅感叹道。这时,一架银白色的飞机从天空掠过,带走他对妻子最后的思念……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8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