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制板多少钱一块鞭炮那里有卖的开封(水泥预制板多少钱一块)

堡王村居时

人生在世数十年,“家”,是时时伴随其身的。“家”,是生命的摇篮;“家”,是人生的港湾。无论世事如何演延,无论“家”几度变迁,“家”对于我们,终生都是铭记在心的,尽管“风雨几度沧桑事,随其飘摇处处家”。 堡王村居,也是我几十年见难能忘怀的。

一、 堡王村居之前的家

我的祖籍在荥阳城南八里的汉寨河下河河西村。祖籍地的故居起于何时难能追溯,只是1941年出生以及往后六七岁的记事起,老家故居搬陈寨、又搬回,又在西南岗划宅盖新居,后又到河东划宅盖房 ,这,都是老家的历史经过。

至于我成年参加工作之后的个人小家,也有几度变迁。1965年结婚,次年出生老大儿子,缘于妻子在县医院工作,这个个人小家,也就围着县医院,几度辗转。孩子出生了,要请乡下岳母、我的姥姥进城照看儿子,1966年的深秋,在县医院附近的南街坡下、对面郑上公路口的西北角,到本地住户陈孬家租赁了临街的两间草屋。

到1968年的秋天,忽然听说县医院东墙外的荣誉军人家属院——人称“光荣院”有了空房,就立即找到房管所,申请住上了“公房”,先是后院西厢房的两大间红瓦屋,1969年的春天4月,我们的老二儿子出生在这里。缘于那个时候工资低,家庭生活都是精打细算,两间房子的月租金是一元四角多,1970年的秋天,又与前院的季鸿春家兑换——他的屋子是窄窄的南厢蓝瓦房,一间半,关键是月租金是七角四分钱。1971年的夏天,我们的老三儿子在这个屋子出生。

这里前后两院,统称“光荣院”,前前后后住着13家,连县委书记欧冠五、县委常委王清秀,以及后来的县公安局局长张春亭也是这里的住户。这里人多、院杂,大人孩子七八十口,但那个时候人们没有相互嫌弃之风,都相处得和和睦睦,就像一家人一样,感觉暖气融融的。我们在这里一直住了十来年,到1982年的冬季,搬到了堡王。

二、突发奇想搬堡王

1981年的春天荥阳区划调整,县政府决定恢复城关镇建制,成立城关镇人民政府,广播站站长司振华、县委办公室的通讯组长周德厚分别调任镇党委书记、镇政府镇长,我也调到这里担任党委办公室秘书。

城关镇是从城关乡分离出的新建单位,此时,从各个地方调来的人有六七十人。不少人都是携儿带女调来,有好几个人一来到,就申请划宅,在几个大队、生产队盖了新家。

看到这种情况,我突发奇想,妻子在县医院工作,而且看到县医院已经在城东的堡王村西邻划地开始兴建新的院区,我想,为妻子以后工作上班方便,能否在堡王村也建个新家?

与妻子几次相商,觉着在堡王盖房建家要克服屡屡困难,还有担承风险——那个时候上级不允许国家干部在附近农村盖房,但又觉着不前行这步,将来会追悔莫及——当即做出决定,下决心逐步摸索,努力去堡王盖房建家。

老家有实际困难,老母亲年迈古稀,一个人携带哥嫂家女儿在南乡乡下,我们弟兄常常为此事思虑不己。决心下了,就开始行动。

第一步,先与堡王大队说通,他们说,方划宅基得有农业户口,说好,把母亲、侄女迁来。

先找城关镇派出所所长王全贵,开出母亲、侄女的“准迁证”,到老家的陈寨大队、乔楼公社,把二人迁入城关镇,堡王。

第二步。又与堡王大队书记王国保、主任王建设商定,户口落在堡王东队。大队书记王国保、东队队长王二舟说,现在的县医院新址南边,水渠以西,窑厂朱福昌家后边有块空地,可在此方划宅基。这里与县医院新址隔百十米遥遥相望,妻子每天上班下班方便多了。生产队此一安排,正中下怀。不几日,生产队方划宅基地4分地。

三、 积极备料盖新屋

盖房修屋,千事万事,平地起鼓堆,并非易事。

首先买砖。通过南邻居朱福昌的关系,他在省窑厂四车间,二分钱一块等外砖,买了四万块,多是琉璃头,虽不好看,但结实。

运砖,请求生产队队长王二周帮忙,组织社员拉架子车,拉一顶四毛钱。对门王杰三帮忙,运砖的车子没有回来,他开通了水渠上下车的土坡。

再买石灰,为了省去石灰钱,先拉一部分。回来后,和妻子我们自己拉水“池灰”。

石灰不够,请求城关大队综合厂的的老苏,雇请他们的汽车,到峡窝拉回一车503厂的“赤坭”,这“赤坭”凝固了结实。

没钱购买沙子,请求老城南街生产队、堡王东生产队,用他们的小四轮拖拉机,到城关乡机械厂、县拖拉机厂,以低微的价钱,拉回好几车他们制作模具的废沙子。

该垒砌了,雇请堡王村的泥水匠社员,邀请孩子的舅舅们,用几天时间,打根基、垒屋墙,只花了50元钱,那个时候工资低。

该准备预制水泥楼板了,到堡王西边的预制板厂15元一块,拉回了50块。1982年的5月4日,请堡王村的表妹女婿王忠奎兄弟带领人,冒着扑面的风沙天气,把预制板拉回。忠奎兄弟还自己动手,制作两架“挑梁”。

此时,我突然爆发“坐骨神经”疼,请荥阳县委办公室主任马建国哥哥,陪我到郑州红旗医院拜托邵大夫,住上了骨科医院。5至八月,住医院4个月。其间,城关镇党委书记司振华陆陆续续赴医院探望4次。

该准备门窗木材了,住医院期间,通过书信、电话联系,请求县物资公司的冯留根经理,给批了两立方白松木材。我住院期间,妻子张罗雇请工人运回到郭堂娘家。岳父安排孩子们的三个舅舅,制作了门窗。

8月出了医院,9月,雇请堡王东队的生产队长王二周,找人上了5间房子的预制板。我在城关镇参加三级干部会议,孩子们的舅舅配合工人们给房子“上了房顶”。

房子成型了,但屋里地平低,需要拉土垫底。我找到核桃园六舅,他召集表弟铁旦、朱松,拉着架子车,套上毛驴,往屋子里拉了两天土。

屋子里该做地平了,粉墙外“根脚”了,孩子三个舅舅带领工人积极施工,我在机关党委办公室日理万机顾不上家里,妻子在老城医院上班,下班回到“光荣院”家里,立码做饭,装到铁桶里,用勾担挑着,自己空着肚子,风风火火出南街、东拐郑上路,过南关新大桥,到701路口往北、往东,只用15分钟,把饭送到堡王工地。

经几番周折,房子基本成型了,心里高兴。找城关镇建筑公司经理王家斌,商量以后的施工事宜。

他是我1964年下小西街搞“小四清”驻队的房东。他说:“房子盖成了,以后内外粉刷,安装门窗,工程还差一半的啊!”他看我发愁,当即宽慰我说:“不要愁,不要愁,我是搞建筑的,我做你的后盾!”被困难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我,他的一语,让我如释重负。

当时,城关镇建筑公司正在堡王水渠西边的县医院新址建筑工地紧张施工,那里有他们的施工工人100多人,有他们的施工供料仓库,我的新屋在他们工地南边一百多米。王家斌经理立即安排在他们公司工作的、小西街的杨毛孩,带领工人 ,拉着水泥、白灰、沙子来到我的房屋工地,紧紧张张地施起工来。他一来到工地,上到房顶,观察四周房屋,笑笑对我说:“出水才看两腿泥,以后啊,你就看咱们的新房装修模样吧!”他还说:“你有工作在肩,尽管上你的班,新屋这活,你就别管了!”

大约到了深秋,房子粉刷好了,还在后院西边垒砌了犹如《红楼梦》“怡红院”的小园门。后院还建了厕所,鸡窝。

三个儿子都是十几岁年纪,对于安置新家,孩子们也都兴高采烈。一早孩子锻炼,三个人一商量,顺大街,走东关,跑步到堡王新屋,回到家里高兴甚甚。小三立即掏出5分钱交给爸爸:“我不吃冰糕了,爸爸,你买砖,盖房吧!”妈妈摸着孩子的头,好一番夸奖和鼓励!

四、 光荣院突然搬堡王

也许是天意吧,苍天催着你早日搬家呢!

1882年的11月,堡王房子只是内部粉刷完毕,门窗还未安装,光荣院里的房子,顶棚的席子突然坍塌,隐隐还可以窥见天上日光,眼看房子当下就不能居住了,找房管所整修还得时日。心一横,立即搬家!

找个架子车,一家人齐动员,半天时间就把整个家,拉到了堡王。大冬天搬到空屋子里,天寒地冻,妻子医院的同事们说,还有孩子,屋里没有煤火可不行!妻子正紧紧张张上班,她的同事张梧、王芬等几个人,顺郑州上路,跨索河桥,跑二三里地,拉上架子车,把光荣院里的煤球送到了堡王。

可这时堡王新屋还门窗未安装,冬季寒风凛冽,白天晚上,屋内都是寒风呼呼。没有办法,立即找来牛皮纸,把窗户钉上,去机关借来厚厚的绵风帘挂到门上。晚上怕不安全,用两根绳子拉住绵风帘绑到屋内钉子上。

因为在光荣院居住时家里还养了五六只大白鸡,匆匆搬来堡王时,又请来堡王西队的队长王书宝,在房子西山过道里垒了个鸡窝,可没过几天,因为还没有院墙,没有大门,西房山过道里的鸡窝被盗,好几只白哗哗的大公鸡、大母鸡一夜被偷了个净光。

房子是座北面南,房子前脸东墙口与南边邻居家后山,有十几米距离,需要赶紧扠上砖头,搭个“砖扠"“大门”,无奈之下,相约妻子请一天假,拉上架子车,去街上背巷墙角废砖堆里刨刨捡捡,一天下来,就拉回来一大堆废旧砖头。组织部的王禄娥看见了,打趣道:“老哥哥、老大姐,你们辛辛苦苦捡拾砖头瓦片,回家修盖‘安乐窝‘的吧!"我们相视一脸苦笑。

把废旧砖头拉回了,摆上十几米一堵半人高砖垛,权当院墙。又找来废旧木棍,在终久缺口上一栽,算做两个“门帮”,又用长短木棍绑成栅栏木门,再找几根铁丝一拧,找把铁锁,白天上班了,这栅栏“木门”还能锁上,晚上也可以无忧了。好则那个时候家里除了破旧铺盖,“三转一响”主贵物件一样儿没有,家里一贫如洗,再也不担心被贼人偷去。

没隔几天,岳父母做主张罗,安排孩子的舅舅们,突击几天,把5间房的门窗做好,拉来安上了。这个时候,这里的家,才像一个家了。

眼看1983年的春节就要到了,该过年了。家里虽穷,也得过个乐呵呵的年啊!毕竟搬进了新屋,买来好几张大红对子纸张,请司振华书记捉笔,我自己撰联,司书记精心写下了可心春联。

栅栏大门两边的春联是:

满园春色关不住 ,

顾盼此园皆亲人。

(砖头扠墙,铁丝栅栏“大门”院子里的春光当然是“关”不住的啊)

中间堂屋的春联是:

兴高采烈搬新居,

真情实意感党恩。

在光荣院居住时,一家老少三代六口人,挤在二十几平方米的一间半小屋子里。搬进五间大屋子里了,老娘有了住处,三个儿子有了单间,

在老娘的住室贴的春联是:

慈母有幸住新屋,

儿子感恩慰亲娘。

在儿子们的住室贴的春联是:

卫国学习励志长效,

向阳花开奋进朝东。

(三个儿子名曰卫东、向东、效东)

在做饭屋子贴的春联是:

菜香酒香茶饭亦香,

河深海深党恩更深。

此时盖房基本竣工,立即找帮助盖房做后盾的城关镇建筑公司结账。到公司拜访经历王家宾、副经理袁鹤鸣、会计周师傅(城关村主任周联邦之父)表示感谢:“修建新居,承蒙各位赤诚相助,料、工、施工设施,都是公司一应提供,你们是公家,我是个人,为人处世,绝不能公私不分,请按行情计价,该多少拿多少!”一算,才缴纳5000多元。

这是1983年的事。

六、 盖厨房建大门

家,基本有了雏形,隔次年略一缓气,又需进一步完备。

新屋5间,都不是烧火做饭的地方。1983年秋,又找到建筑公司王家斌经理。回话依然是:“有什么活要干,实说实讲吧!”提出请求帮修建该厨房、大门之事。回应依然是:“县医院大楼没有竣工,工地有料有工人,还做你的后盾。”

立即委派工地领工的东关生产队人白师傅。白师傅领人看了施工现场,说:“你机关工作忙,你只管上班吧!”

白师傅带领工人,只十几天功夫,在北上房东头一间留一过道,往南又盖一间座东面西厨房,厨房上边还有20多平方米的敞亮平台。随即在厨房南边修建大门,还有四平方米门楼。顺着北屋上房与南边厨房之间的阶梯,可以上到北屋100多平米的宽宽大大平台上。这里,居高临下,放眼开阔,实实是一家人的又一个放飞思绪的活动场所。

七、此院旧情难能忘

做为从贫苦农家走向社会的农家孩子,经过千辛万苦的自我奋斗,当然还有初中时候是同学、1961年参加工作,到县医院当上护士长的妻子与我并肩奋斗,在治家、养育3个儿子方面,也是劳苦功高、功不可没的。1986年县医院从老城旧址搬到堡王西边新址,南边距离我们的堡王新家,也只不过百几十米,每每妻子下班回家走到回家路上的水渠上,望着自己的新家,心里当然也是欣慰不已的。

“国旺家旺人旺事事旺”。那时候国家刚刚改革开放,到处日新月异。刚刚建了新家,一有闲暇,就精心治理家园。顿时,满园春色,鸟语花香。

坐西面东的院落,一进大门行十几步右拐,到堂屋、到后院,修成了一米多宽的砖砌甬道,甬道两边种上各色花草;往后院左边修几条菜畦,菜畦里种上豆角黄瓜;那后院是一“怡红院”似的拱形院门;院门西进甬道,靠右又是菜畦,栽植着一棵别致的无花果树;靠左是花墙、鸡笼,再西是男女厕所;厕所门外北边是一株香椿,再北边是挖的家兔洞穴;后院甬道之北,是堆放杂物的石棉瓦敞棚……还有,迎大门甬道左边墙上有放养鸽子的鸽窝;后边花坛里栽植的是翠竹、丁香;北边半“工”字堂屋门前是两方砖垒花坛,花坛里栽植的是月月开花、一年四季常绿的月季……

凡此种种,一到春夏旺季,那甬道两边花儿争艳,菜畦里黄瓜、豆角都长有一尺多长,看那花坛花儿怒放,听那鸡笼里公鸡喔喔、母鸡咯哒咯哒,那墙上鸽笼里鸟儿咕咕,后院雪白、灰黄兔儿霍霍……

在此,本来自己处风华年代,在城关镇政府党委任上, 正意气勃发,斗志昂扬。自己主管政府人口第四次普查被评为全国”人口普查工作个人模范”,受到国务院表彰;妻子是医院护师长,被国家卫生部部长亲自签名授予“从事护理工作三十年”光荣称号,被评为郑州市劳动模范,受到刘建勋夫人、郑州市委书记李宝光接见并合影;3个儿子都先后考入初中、高中……就是哥哥送的一盆夹竹桃也绿意灿灿、隆冬也生机盎然,岳父来了,一看,笑逐颜开地说:“孩子,中,中,中!”如此境况,真乃是:

农家小院尽春光,竹青花红满园香。

黄瓜豆角乱碰头,绿意婆娑瓜果旺。

鸽子布谷兔儿跳,雄鸡天明喔喔唱。

门前银渠通四海,南山魏巍壮八方。

这段时间,前前后后几年为古稀老母庆贺了数年大寿;送大儿子从高中参军,到北京武警总队服役;送二儿子到洛阳医学院就读;送三儿子考入荥阳高中……春节,在大厅厅门上自撰书写大红春联:

北京卫士雄赳赳护卫家国

西京学子气昂昂折桂登榜

骄骁满门

到1996年的大儿子在北京服役期满退役返乡,到郑州市委找到办公厅秘书长牛甲辰、郑州市人民政府找副市长杨铁林帮忙,打通郑州市保险公司经理关节,把儿子安排到了当时非常红火的荥阳市人民保险公司工作。

1990年大儿子在此院结婚。之后,大孙孙在此院出生,轰轰烈烈为孙子做了满月,几位乡邻亲友给爷爷画了个大花脸,八旬老母、满村乡亲都兴高采烈地看着我这个爷爷发笑,这个五十几岁的年轻爷爷,看着四世同堂的家境,当然也喜之不尽。

八、动起心思盖二层

随着时日变幻,前院后院都先先后后盖起了二层小楼,自己也跃跃欲试,再加上二儿子眼看大学毕业,也都该安置结婚娶媳妇了,就不免心里不安。这年春节,大门上的春联是:

左边楼右边楼楼楼相扶

院内春院外春春春浩荡

堡王盛达

这是1994年的春天,我约请老二儿子的未婚亲家翁帮忙,他是荥阳城区很有名气的房屋开发人士。

我提前约请城关镇城关村东区管委会党支部书记楚五头购买红砖5万块,约请刘河镇党委书记帮助,在刘河水泥厂购买水泥六顿,又在城关镇嘉庆木器厂订购了木器门窗。亲家翁立即派出建筑工程人员数十人,连续工作月余,堂堂正正第二层小楼立码盖了起来。又约请县医院原来工地监工、城关乡王河村的王师傅、还有城关村天马木器厂油漆李师傅帮忙,油漆了门窗。

到第二年老二儿子大学毕业,跑到郑州市人事局找到杨五楼亲戚家的女婿,转托南楚楼表亲家在上街503厂的孙子楚明建,把老二儿子安置到了上街铝厂职工医院。

又一年,在这个院子里为二儿子办理了婚礼。又次年,在这个院子里为三儿子办理了婚事。以后,也先后为大孙女办理了满月……

又到1998年的初冬,把年近九旬的年迈老母护送会孙寨老家,把老娘养老送终……

2000年的初秋,老二孙女出生,还是在堡王老院,为二孙女做了隆隆重重的满月。

到2004年的秋天,堡王院子西邻的荥阳二中扩大校园园区,把东边紧邻的4家住户征买,我家才依依不舍地从堡王新家搬迁,在城区东北,买下了二楼住房居住。临别,我还约请荥阳市文联的老主席朱万禄老先生,忙忙活活一下午,把堡王旧居的角角落落拍摄下好多影照,以做永久地留念和怀念。

九、风雨乡情二十载

1982年至今日的2022年的整整40年过去,辛辛苦苦、奔奔波波过去,至今的我年逾古稀,感怀矣?感怀也!

为人处世历春秋,不过百年情难收。

我回我顾往昔事,堡王村居多怅惆。

人生百味回无尽,维此经历心总留。

堡王居住二十载,件件往事留心头。

至今隔天去走走,第二故乡情意稠。

乡亲有事常来往,次次做梦情悠悠。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8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