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1916细支多少钱平安久久图片(黄鹤楼1916细支多少钱一包 价格表)

黄鹤楼1916细支多少钱平安久久图片(黄鹤楼1916细支多少钱一包 价格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总有人为了金钱而赴汤蹈火。  

松林脸上写着担忧,对我说:记得吧,以前煤炭盛行的时候,过年发工资就有草灰被杀死在谷子地里,人心叵测,你意想不到的东西太多。一日不出手,一日担心。看到几个草灰打听我,我越发不安,觉得没好事,所以才会走这么着急。  

我并非觉得他说的没有道理,只是觉得担心过多。倘若把金头藏在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位置,任凭是谁也找不到的,既然找不到,就不会杀人,因为不值得。或许会绑架?绑架家里人?涉及到家人,我不能继续想了,好像松林考虑的也没错。  

临近江南,我思绪纷飞,不光想着和马大胖如何交易金头,我还想去看一下我的前妻和我可爱的女儿。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看她们,自从上次匆匆一瞥,内心格外想念,她们应该都很好,不是应该,如果有命令的权利,我要把应该换成必须。  

早上七点多,天明亮起来,火车上的人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车窗外面,有的人去厕所旁边窄窄的水龙头处刷牙洗脸,车厢里一股清新的牙膏味。列车员也醒了,一边走,一边盯着乘客看,然后大声喊:要去厕所的赶紧去了啊,一会过大桥,厕所关门。没有人响应,只有无数呆滞的眼神,包括我的,包括彻夜未眠的松林的。  

车到江南,下车之后,我们随着人流往外走。虽然不是旺季,但是火车站的人还是呜哇哇一片,开着电动车的民警骄傲地在慢慢转圈巡逻,他们也度过了一个“热闹”的春节。  

我和松林在路边打了一辆的士,的士司机停了车,头颅侧过驾驶室,到了副驾驶,用不耐烦的语气说:跟你说哈子,不打表哈,过年,某得法,你们哪里克?  

我说:到南京路吧,多少钱?  

司机说:那远,八十!  

松林拉着我,说:太贵了!  

我说:先上车。  

上了车,我临时决定改变路线了,到我熟悉的地方去,便说去丁字桥。  

司机说:你这人……三十啊,确定了吧?  

我说:确定。  

很快就到了,付钱下车,一阵寒意。  

松林紧紧抱着尼龙袋子,跟着我走,看到一家早餐店,松林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我们便坐下来,热干面,蛋酒面窝,全点了。我是真的饿了,狼吞虎咽,一扫而光,听着嘈杂的本地话,倒也有几分亲切。付了钱,我们继续走,松林说他没吃饱。见路边有卖油条的,松林说:称一斤。  

炸油条的没听明白,我说:五根。  

松林嘟囔说:按根卖,一块钱一根?太会赚钱了,咱们那五块钱一斤,有七八根。  

我不知道怎么说,大概人都有这样的情绪,喜欢拿现在的事和自己的曾经来做一番对比,以便对新事物的强势插入有个合适的阶梯可以登踏。我们行不多久,便看到一个不酸楚也不豪华的酒店,酒店名字曰:晶辉大酒店。  

两百块的房费,并不贵。可是对于捉襟见肘的我来说,也不便宜。进了房间,松林把尼龙袋子轻轻搁在桌子上,舒展了全身,躺在白色如雪的床单上,那放松的姿态,仿佛猫咪看到了太阳。  

我把油条放了,同样躺在床上,躺了一下,起来抽烟,然后给王莹打电话,打不通,发信息,她说下午到。我们便放了心。  

我有个事憋在心里很久了,这个时候,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也没有窃听器,便问松林:金头计划多少钱出手?  

松林听到我的问题,鲤鱼打滚,站了起来,说:你觉得多少钱合适?  

我说:我哪知道?  

松林笑了,说:我在家用秤秤过了,金头重量都有二斤三两,你算一算,加上造型,看看多少钱出手合算。  

看我沉思不语,松林继续说:文物最无价,字画,你看也就是有山有水,专家一看,说了不得,画出了社会的生活面,画出了当时作者的心境,一幅字,能读出眼泪来,心潮澎湃也经常的事。齐白石,动不动就是一亿两亿的,有人捧,多少钱都不为过。人之所以是人,就是有了欣赏和情感,这个是无价的。  

我说:这次给马大胖,你弄个感情价吧,况且,真要是梗住,出不去手,着急的还是我们。  

松林道:大错特错!你说的为时尚早,等马大胖看了再说,到时候察言观色,见机行事,随机应变,如果他实在喜欢,那必须高价,如果一般般,可以适当降价,主动权在我们,等他报价再说。对了,你说他很有钱是吧?  

我说:是呀是呀,感觉很有钱,具体多有钱,我也不知道。  

松林说:不会是纨绔子弟,浮夸的吧?  

我抓了一根油条,塞进嘴里,说:到时候看。  

马大胖又胖了。

  

他穿了宽松的衣服,约我们见面,已经是我们到江南的第三天上午了。  

他见面后就是亲切又浓烈的寒暄,寒暄的十分细致,衣食住行,面面俱到,我记得他上次见我的时候并不是这么说,这次十分不同,脸上笑容堆叠,肉花朵朵。  

雅间里,点吃的,点咖啡,点茶,问松林喝什么,松林说都可以。便让松林尝一尝卡布奇诺,松林喝了一口,笑了。马大胖拿出一包精致的黄鹤楼1916,给我们分发,一人一根,点上,三个人抽的十分和谐。我问马大胖最近如何,在国外玩的可好。

马大胖说,就那样吧,世界各地,大概都差不多,转来转去,到头来还是觉得国内的好,以前去了阿富汗,那地方不适合人类居住,荒山野岭,蒙着头,哎呀,那样子,可怕的厉害。去了匈牙利,人少的像世界末日,路上把你抢劫了,死了也没有人知道……   

马大胖多多少少还是把松林给震住了,松林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马大胖,然后一句拖的长长的“我日哦~”,继而嘴角微微上扬,完成了长时间的微笑。  

马大胖继续说:前年去非洲,在东非草原,能把人晒死,肯尼亚你们知道吧?那里人黢黑黢黑的,比晚上都黑,瞪眼看你,你都心里没底,害怕。他们买不起衣服,穿的少,女的上半身空空的,下半身只有几根稻草,色狼在那里根本不用费尽心思,尽情观看,不过那奶子哦,软溜溜的,布袋一样,感觉可以往后一甩,扛在肩膀上,精瘦精瘦的,跳起舞来,一点也不含糊,全身抖动,像触了电。住的茅草屋,进去就是一股味,难闻的很,热呀,那味弥漫的到处都是。  

我万万没想到马大胖这么会撇,不过做生意的,难免如此,会说是一种天性,如果不说话,他会憋死,于是滔滔不绝,说的口干了,便嘬一口茶水。  

松林刚开始听的入迷,后来觉得今天迟迟不入主题,尽听马大胖讲故事也不是个事,然而打断了他,也着实不礼貌,便边听边抽烟,从全神贯注到心猿意马,后来便站起来了,说要去厕所,把怀里的尼龙袋子递给我,并且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意思是,保管好。

  

松林出去雅间,马大胖急忙问我:怎么样?是什么?  

我压低声音说:你一会直接看,是个金头。  

马大胖惊呼道:我靠,你们在哪里弄的?  

我伸出手,食指往地下指一指。  

马大胖说:我看看先。  

我说:你别看,等松林回来再看,要不然,他以为我俩捣鬼呢。  

马大胖说:就一眼。  

他胖乎乎的手,手背全是窝,打开袋子,却看到还有一个袋子,正弓着去解开,松林进来了。  

马大胖继续解。松林看到,说:马老板,我来,我来,是个活扣。松林过去帮忙解开,马大胖直立起来身体,点上香烟。待到松林把金头拿出来,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马大胖呆住了。  

我其实也是第一次这么正大光明地看阁老的金头。上一次在墓底下,只觉得沉重,有金属光泽,当时事情也紧急,性命堪忧,顾头不顾尾,哪里有心情端详这宝贝?这次清晰地看了,我立刻想起鼠头鼠脑的盗墓贼,一溜胡子若隐若现,一丝狡黠时有时无,看看消瘦的松林,俨然就是心里所朦胧的样子,看看马大胖,富商巨贾的形象顿时矗立起来,怎么看都像是阴险的交易。  

马大胖端着金头,走到门边,我以为他要离开,惊讶地准备呼喊,没想到他把房间的门关闭的紧紧的,反锁上了,然后坐在椅子上,从上看到下,从左看到右,还把底儿倒过来,仔细地看。那金头闪烁着熠熠的星光,不是特别鲜亮,却有了质朴的低调。  

雅间里静静地,一点声音也没有,我们三个的眼睛都盯着金头,我还注意到了马大胖的神情,从刚才侃侃而谈的无所不知变为现在沉默寡言的懵懂小生,眼睛没有眨过,仿佛一眨眼,面前的一切就消失殆尽,化为齑粉了。  

马大胖看了很多分钟,具体多久,我也不知道。看完轻轻放在桌子上,抽烟,深呼吸。我端起来金头,近距离看过去,这金头并不大,没有正常人那么大,不然,人的肉脑袋一般六斤重,换成密度更大的金子,那不得很重很重了?估计阁老当时家里也匆忙,看到老爷在面见皇上的途中死去,急着分财产,金银首饰,元宝金条都折腾的差不多了,所以以小为大吧。  

人头有的物件,金头都有。鼻子,眼睛,嘴巴,眉毛,耳朵,独独没有头发,脖子也很短,后脑勺有些扁。断了的脖子,可以让金头竖立起来。脖子处还有一些不平整,可见当时的工匠想弄个大动脉血管,估计时间紧迫,没有弄成。也许工匠眼睛乜斜,也未可知。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感觉省级博物馆的那些玩意,也不过那样,相比金头,甚至略显寒酸。  

马大胖开口了,看着松林和我:你们计划多少钱出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7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