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01

宽窄巷子最成都”不是我的评价,而是很多人游完成都最深刻的印象。事实上过去十几年我虽然多次去宽窄巷子喝茶吃饭看演出,却没有什么深刻印象。最突出的感觉是,人特别多,吃饭特别贵。后来安慰自己:旅游景区嘛,可以理解。

然而这些年越来越多外地朋友在我面前提起宽窄巷子,说它确实堪称四川的一张名片。“或许是吧。”我含糊其辞地回答。

说的人多了,我也觉得必须认真去看一下了。于是在冬天、春天、夏天、秋天,晴天、雨天、阴天,白天、夜晚,不同时刻前去溜达溜达。去的时间久了,倒慢慢生出一些感觉来。

就像成都的历史与形象一样,其实宽窄巷子,倒不是一下子能够说出准确感觉的地方。比如看很多人的文章,其实就没有写出什么感觉来。或许,他们走马观花,压根就不会有什么深刻的感觉。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02

其实宽窄巷子无外乎就是三条巷子: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你也可以按北方人的说法理解,就是三条胡同。

当然,只不过这不是三条普通的胡同,而是打上了满清和成都文化符号的三条胡同。你可以认为它庞杂,也可以认为它厚重。当然,这丝毫不影响它的时尚与潮流。

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年),平定了准葛尔之乱后,成都驻守着千余兵丁,在当年少城基础上修筑了满城,作为官邸与营房。清朝时期居住在满城的只有满蒙八旗,其他人一概没有资格。在汉人眼里,这里一直充满神秘色彩。

满清没落之后,满城不再是禁区,举城百姓都可以自由出入了。那些颇有钻营能力的外地商人乘机在满城附近开起了典当铺,大量收购满族旗人的家产。

一时之间,这里成为了旗人后裔、达官贵人,贩夫走卒混住杂居的独特格局。此间的宽巷子名叫兴仁胡同,窄巷子名叫太平胡同,井巷子名叫如意胡同。想想那个时期的景象,倒是蛮有意思的:新潮与守旧,传统与革新,显贵与三教九流,就像庙会一样热闹。

辛亥革命以后,清朝四川总督赵尔丰随后交出政权,拆除了少城的城墙,民国的一些达官贵人来此辟公馆、民宅,像于右任田颂尧、李家钰、杨森,刘文辉等先后定居在这里。甚至,连蒋介石也曾经来过这里小住过。

特殊阶层的进驻使得这些古老的建筑得以保存下来。民国初年,“胡同”被改称“巷子”了 。

1948年,一次城市勘测中,传说当时的工作人员在测量之后,随手将宽一点的巷子标注为“宽巷子”,窄一点的巷子标为“窄巷子”,有井的那一条标为“井巷子”。

名字的来历就这么简单,一点儿也不诗意。然而,今天,它对于全国游客却成为了“诗和远方”代名词。

20世纪80年代,宽窄巷子被列入《成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

2003年,成都市宽窄巷子历史文化片区主体改造工程确立,在保护老成都真建筑的基础上,形成以旅游休闲为主、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浓郁巴蜀文化氛围的复合型文化商业街,并最终打造成为具有“老成都底片,新都市客厅”内涵的“天府少城”。

宽窄巷子街区,正式作为成都的靓丽城市文化名片,出现在全世界游客面前。

2005年,宽窄街区重建工作启动。

2008年6月14日是第三个中国文化遗产日,宽窄巷子作为5.12汶川大地震后成都旅游恢复的地标向公众开放。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03

宽窄巷子原有70多座院落、300多间房屋。如今,原来的老城墙、金水河等已经消失了,只剩这些院落群成为千年少城的最后遗存,被称为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这个清代街区记录了老成都的沧桑历史,也是成都对少城的最后记忆。许多喜欢怀旧的老人,都是奔着这个来的。他们在这里久久伫立,既壮怀激烈,又欣慰满足。

改造后的宽窄巷子整体空间风貌较为完整,延续了清代川西民居风格,街道在形制上属于北方胡同街巷,其主要特色为;“鱼脊骨”道路格局。这种格局形式便于街道居民自发式管理,奠定了宽窄巷子安静、悠闲的生活基调。

改造后的宽窄巷子由营房宿舍慢慢与川西民居融为一体,建筑风格和细节再现了老成都的过去几百年的生活韵味。

有阅历的人,到了这里就挪不开步了,而年轻人则充满了陌生与好奇。这是一种奇异的对比,但又是一种很好的融合,中间既有断裂又有弥补。

改造后的宽巷子宽约7米左右,窄巷子约5米左右,沿街建筑为1-2层,高度5-8米,与现代大都市成都形成鲜明对比。成都就是这样一个奇特的城市,它的标新立异与海纳百川总让人暗暗称奇。

宽窄巷子的沿街特色,外立面基本以传统院门形式为主。每家每户的大门呈现出不同风格,不同材料,不同朝向,不同尺度,有屋宇式、石库门等,加上黑灰墙与小青瓦做的窗花,整个街道的主调呈现出强烈的清代特征,时空感觉鲜明,有很强穿越的味道。

宽窄巷子北起支矶石街,南至金河街,东抵长顺街,西含同仁路,占地面积近300亩。然而就是这不多300亩,却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游客的脚步与目光。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04

宽巷子,是一个有着老脸庞般的怀旧地带。清朝宣统年间,宽巷子叫兴仁胡同,如今多有清末民初的建筑,还有一些教会留下的西洋风格建筑,可谓中西合璧。

宽巷子是“闲生活”区,是老成都生活的再现。宽巷子上有老成都生活体验馆、风土人情与老成都民俗展示。

恺庐位于宽巷子11号,是宽巷子最富标志性的门头之一。院门用特制的青砖砌成带有弧形兀起的拱形宅门,门洞上方嵌入中式传统石匾,匾上采用大篆阳刻“恺庐”,写法革新,一反当时中国人从右向左读字的规矩。石匾上方砌出椭圆形图案,代表高悬“避邪镜”,意在镇退各路妖魔,永保家门平安。

德门仁里位于宽巷子8号,是体验老成都生活的一个院落,真实还原了川西人家某一天的生活情景;曾是电视剧《林师傅在首尔》的取景地之一。如今是一家精品酒店,充分展现了宽窄巷子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锦里到宽窄巷子的公交(锦里到宽窄巷子做几路车)

窄巷子,是一条小资们喜欢的情调延长线。窄巷子是“慢生活”区,展示了老成都的院落文化,这些院落大多被颇有格调的酒吧、餐厅占据,游客和文青们都扎在这巷子里,闲散地度过周末或整个下午,感受时光的停驻与倒流。

窄巷子是以各西式餐饮、轻便餐饮、咖啡、艺术休闲、健康生活馆、特色文化主题店为核心的精致生活品味区。

拴马石位于窄巷子32号门头的老墙上,离地约1.2米。已风化斑驳,是宽窄巷子仅存的三个拴马石之一。百年前这里曾是北方满蒙八旗及家属的居住地,有骑马出行的习惯。拴马石是北方文化在川西的符号性表现,还是蛮能抓人眼球的。

井巷子,被认为是一处市井老成都的情景再现。井巷子紧邻窄巷子南面,清代名为如意胡同,或明德胡同。辛亥革命后改名“井巷子”。

改造后的井巷子在剩下的半边街上,街的另一面则建了一道500米长的历代砖文化墙和500米长的民俗留影墙。 光是半边街这个名字,已让人浮想联翩了。我那时是突然想起了张爱玲与他的《金锁记》,至于为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砖文化景观墙是井巷子中一条400米长的东西走向的雕塑墙,是中国第一个以砖为载体的博物馆。一块块不同历史断面的旧砖,经过艺术的创作,垒砌成台、城、壁、道、碑、门等成都的历史文化片段,阐述着千年成都的百年历史。

文化墙的西段,从“宝墩遗城、金沙竹泥”到“羊子土坯、秦筑城廓”,再从“汉砖遗风、唐建罗城”到“宋砖古道、明末毁城”,断代式展示了成都的沧桑历史。我忽然想起成都历史上三次被屠城,悲壮之感油然而生。天府之国,也并非从来没有遭过劫难啊!

小洋楼位于宽窄巷子内,罗马圆柱,西式拱形门窗,窗棂上的大五星装饰为西洋符号,木刻栏杆,雕花斜撑及挂落均为传统中式,确实是中西合璧的样板。相传上个世纪的30年代,一个姓王的军官买下了这个带有洋楼的院落。抗战期间,军人被召唤至前线,再也没有归来。而在这个小洋楼里,妻子却一直等待丈夫归来,直至去世也未能如愿。

这个伤感的故事,为宽窄巷子弥漫上了怀旧的情感。总有一些惆怅,不经意漫上心头,挥之不去。

05

2009年开始,宽窄巷子每年3-4月推出以“宽窄茶会”,让传统茶文化和现代新生活方式完美融合。“宽窄茶会”让成都成为新的茶文化发生地。

2010年-2015年,宽窄巷子陆续举办了“宽窄街头音乐季”、“夏日复苏 乐动宽窄”街头音乐会,充分展示了宽窄巷子历史与现代、传统与潮流相结合的文化元素。

宽窄巷子跨年摇滚音乐会也成为成都原创音乐演出的另一张名片,吸引着大批成都年轻人和全国的摇滚音乐爱好者朝圣。

宽窄讲堂每月举办一次,围绕“摆成都文化、谈人生百味、聊宽窄古今、 论热点现象、享天下艺术”等方面展开,让游客既能感受到地道的成都文化、丰富的历史人文景观与底蕴,又能让成都得到更好传播,确实一举多得。游客从历史、人文、建筑、美食等方面真切地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魅力成都。

这两年由于疫情,宽窄巷子没有前几年那么热闹非凡了,安静有安静的魅力,我们能把宽窄风情欣赏得更仔细,更能感受到慢生活的迷人之处。在那充满地道音乐《成都》的曲调里和充满异域风情的手鼓声里,我们总觉得亦真亦幻,时空交错,难以自拔。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7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