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子音台词文本台北(夹子音台词文本简单)

看着顾诗诗,她这副打扮,看起来倒是像小家碧玉的女子。

她乌黑秀发披在后面,一身连衣裙搭配一个白色的包包,这女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也算是个美人坯子。

顾诗诗拉开后座,坐在上面,陆槿琛从后视镜看着这个女人,莫名有些不悦。“坐到前面来。”

陆槿琛没有开动车子,他看着后视镜里面的顾诗诗,她这一脸错愕。

“四叔,我坐这里就好。”

她才不想跟这个男人离得那么近,免得他又发脾气。

然而,下一秒果然听见了某人有些愤怒的声音:“我不是你的司机。”

顾诗诗倒是会错意了,直起身子:“四叔,那我给你开车吧。”

说完,准备下车坐到驾驶位,自己不想开就直说啊。

话说,顾诗诗看了看车身,玛莎拉蒂最新款跑车,这不错,想上手。

家里虽然豪车众多,但基本上都是三年前陆槿琛留下的。

“给我坐在副驾驶。”

陆槿琛觉得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和她有代沟,直接感觉要被他的一句话气死。

“哦。”她乖乖的爬上副驾驶,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回去之后,该怎么说,不需要我教你吧。”

陆槿琛单手转着方向盘,将车子开出车库。

看着陆槿琛节骨分明的手,他食指上带着的指环她认识,那个是陆家身份的象征。

拥有这个指环的人,就是陆家的接班人。

“我知道,我知道。”顾诗诗理了理头发,夹子音开口:“要是问有没有联系,就说基本上每天都会打电话开视频。”

她微张的小嘴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你每个月都抽时间回来看我,四叔对我特别好。”

她重复着两人当年协商好的台词,结婚的那晚上,他临走前留下的话,就是这些。

不知道,为什么,时隔三年,再一次听见这些话,陆槿琛有些觉得,好像在这个女人的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是。任何地位都没有的那种,他有些恼怒,难道自己不是她的合法丈夫吗?

一瞬间觉得好像是自己强迫她似的。

“嗯。”良久,陆槿琛还是开了金口,回复了一个字。

寡淡,寡淡。

顾诗诗看着陆槿琛的侧颜,这么一个妖孽男人,万千少女的梦啊,会不会真的如传闻说的那样,喜欢男人。

老天,不敢想象啊。

看着顾诗诗脸上的坏笑,陆槿琛实在是猜不透她的脑袋瓜子里到底想些什么。

不过细想也是,这么一个笨女人,艺术生,这逻辑思维估计差的要死。

要不是老头子拿陆氏威胁,他也不会娶她。

突然想起,这女人一觉睡到大中午才起,早餐午餐也没吃。

陆槿琛将车子停在一家超市门口,下了车。

再次上来,丢给顾诗诗一堆吃的:“别说我虐待你。”

他可不想这女人在老头子面前参自己一本。

“没有没有,四叔对我最好了。”

顾诗诗打开一个口袋包吃了起来,已经够不错的了,还知道给自己买点干粮。

“四叔啊,每个月给我八百万零花钱,我已经感觉到你对我的好了,要是你不回来,对我会更好。”

顾诗诗因为太想证明陆槿琛对她的好,居然一不小心说出了大实话。

某人一脸黑线,手按了按车喇叭,:“顾诗诗,那你可就要遭罪了。”

他几乎咬牙切齿:“我以后每天都在家。”

顾诗诗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就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她能清晰的听见他的牙齿打架的声音,造孽啊。

“一直待在家里啊?”顾诗诗反应过来,不会吧?!

“四叔,我们家,不会破产了吧。”

陆槿琛直接想把顾诗诗一把丢下车,这女人,什么逻辑,搞新闻的文科生啊,他甚至怀疑,她能不能顺利毕业。

顾诗诗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选择性闭嘴,默默的打开牛奶。

陆槿琛侧脸看了一眼顾诗诗,他很讨厌其他人在自己车上吃东西,包括自己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只是,今天,他居然破天荒的给她买了,算了,眼不见心不烦吧。车子缓缓的停在宇轩三所,看着熟睡的女人,陆槿琛一时之间有些入了迷。

可能是太久没有女人了,他再一次对自己解释着,不耐烦的给顾诗诗的肩膀上轻轻一巴掌。

“起了,你不是认床吗?我看你到处都睡得着。”

“你倒是打的给力。”顾诗诗吃痛的叫嚣着:“四叔,你就不能轻点,女人是水做的你不知道啊。”

陆槿琛皱眉,自己已经很轻了,还痛,矫情。

两人谁也不搭理谁的下车突然看见上前迎接的老管家。

顾诗诗立马换了个神情。

挽着陆槿琛结实的臂膀,将包包都给他。

故意做作的开口:“老公,走吧。”

老公?陆槿琛怕不是听岔了,这女人,不演戏,真的是屈才了。

被女人挽着,他也配合着接过女人的包,丢给管家:“嗯。”

“老爷子,来了来了。”

老管家的声音传了过来,陆老爷子拄着拐杖,转过身,正好看见这对璧人。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一旁的老大,老二和老三,他们的脸上也是一副磕cp的表情。

“爸爸。”

“爷爷。”

陆槿琛和顾诗诗同时开口,明显差了辈分。

“咳咳。”在场的大哥陆川不自在的咳嗽一声,小声道:“诗诗,差辈分了啊。”

顾诗诗也尴尬,挽着陆槿琛的手一直在抠着他的衣服。

“是啊,对不起。”

顾诗诗很是为难,她改不过口来,平时陆槿琛不在,她回家来看陆老爷子也是喊着爷爷。

这,身边的人是他的儿子,这,也太难为情了。

“哈哈哈哈。”一声雄浑有力的笑声,陆老爷子挽扶了扶眼镜,拍了拍顾诗诗的肩膀:“没事,但不准有下次。”

他对顾诗诗,向来是最疼爱的,甚至,都超过了陆槿琛的。

“坐吧,今天是家庭聚会,不必搞得像部队一样。”

“是。”

众人应声,等陆老爷子坐下,才按辈分入席。

陆家四个儿子,三个都去部队了,奈何家里产业巨大,才又生了陆槿琛来继承家业。

但陆槿琛自幼在部队长大,也深受着部队熏陶,家里从来不允许杂乱无章。

“诗诗啊,啊琛可有欺负你。”果不其然,陆老爷子还是问起了这件事。

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毕竟当初娶诗诗,他是极度不情愿的。

“怎么可能啊,爷———”

顾诗诗又称呼错了,她赶紧加一块鱼肉在陆老爷子的碗里,改口道:“爸爸,啊琛对我可好了。”

“哦,哈哈哈。”

听着顾诗诗对自己的称呼,陆老爷子倒是很满意。

只是,自己是不是就得比自己的老战友差个辈分啊。

“嗯嗯。”尴尬的点头,顾诗诗只想单纯的吃饭。

饭不言,寝不语,这是陆家的规矩,后来也没人敢发话。

陆槿琛看着顾诗诗,时不时给她夹菜,把自己“好丈夫”的职业发挥的很好。

顾诗诗皮笑肉不笑的礼貌接过,然后又在众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瞅了陆槿琛一眼。

好巧不巧,陆某人将这一个动作,尽收眼底。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顾诗诗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正想着怎么样找借口离开,谁知,陆老爷子就不给二人离开的机会。

“啊琛,三年了,老是在国外,你看诗诗都瘦成什么样子。”

坐在主坐,陆老爷子还是找了陆槿琛的茬。

“父亲,公司在不断的扩张,儿子觉得,大的方面,还是儿子亲自去解决的好。”

陆槿琛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有些无奈。

“那也不能冷落着诗诗不是。”

女眷这边,大嫂沈茹也是个神助攻。

她坐在顾诗诗身边,拉着她的手:“可怜我的诗诗,一手带大的,看着你日渐消瘦,嫂嫂都心疼死了。”

“额,大嫂,诗诗,啊哈哈哈。”

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回复,她真的是泪崩啊。

这一家子的,为什么就是巴不得自己跟陆槿琛百年好合。

但凡你们不支持,我也不至于瘦啊。

“以后,好好给我待在S市,公司,自然有相关部门负责。”

陆老爷子看着陆槿琛,突然开口:“啊琛,怎么不带婚戒?”

这个细节,顾诗诗都没注意,她看着这一大家子人,大伯,二伯,三叔,都戴了婚戒。

家里的规矩是很严格的,结了婚,就不能乱在外面鬼混。

所以,大娘她们的地位都很高的。

陆槿琛不说话,陆老爷子一向知道这个儿子的脾气。

对于强塞给他的,他越是反抗。

“那个款式旧了,我不太喜欢了,就不允许啊琛戴。”

顾诗诗打了圆场,用胳膊拐了拐陆槿琛,因为,婚戒早被自己卖了。

他的脸上面无表情,这人无论对谁,都是惜字如金。

“我明早有课,啊琛,你看,差不多,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说实话,宇轩三所离顾诗诗的学校很远,顾诗诗正是抓住这一点,才在众人沉默中选择开口。

“这么晚了,回去也有些距离。”

大伯父陆川看着陆槿琛,这臭小子,真不争气。

“是啊,你大哥说得对,今晚就在这边住下,你们几个,谁都别回去了,陪陪我老头子住一晚。”

说完,又和他们弟兄几个说着商业和部队的事情。

众女眷觉得无趣,就一起出来院子里玩耍。

“诗诗,啊琛是不是欺负你啊。”

大伯母沈茹和其他几个伯母并排走着,拉着顾诗诗。

“没有,怎么会呢。”

顾诗诗心里早就写好了一万大字,没想到,一开口,直接露馅:“四叔对我可好了。”

二嫂子王茜拧了一下顾诗诗小巧的鼻头:“你个小滑头,怎么还叫四叔。”

啊这,顾诗诗尴尬的笑笑,本来自己和陆槿琛就没见过几次,突然又被安排结了婚。

只晓得他是自己的小叔叔,哪里喊的惯什么啊琛。

“各位嫂嫂,那个,诗诗今天晕车,我就先回卧室。”

看着顾诗诗像逃难似的一溜烟儿没人,几个妯娌看着她的背影:“哎,这小丫头。”

沈茹也无奈道:“这啊琛也是,不开窍,这么个好姑娘,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走到二楼,顾诗诗准备准备回自己的卧室,却发现,卧室被改成了沈茹女儿的卧室。

卧槽,自己住哪儿?

看了看客厅,陆槿琛还在和几位长辈谈话。

只要自己先进卧室,卧室就是自己的。

顾诗诗拉开陆槿琛的卧室,直接关门,然后反锁。

这下,陆槿琛别怪我哦,是我先进来的。

这里被改成了她和陆槿琛回家是的卧室,只是,三年来,她和陆槿琛一次都没回来过。

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顾诗诗开始和小姐妹们唠嗑。

楼下客厅,陆老爷子看着陆槿琛,意味深长:“啊琛,你已经二十八岁了。”

他看了看二楼的卧室,继续开口:“诗诗也不小了,是时候该做打算了。”

“父亲。”陆槿琛有些恼怒,顾诗诗这个女人,就是他强行塞给自己的。

“儿子自己的事情,儿子清楚得很。”

说完,他站了起来,礼貌的鞠躬:“儿子先上去了。”

头都不抬,陆槿琛直接转身离开,朝二楼卧室方向走去。

“爸,这,四弟就是这个脾气。”

老大陆川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老头子也真是老大陆川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老头子也真是的,管这么宽。

顾诗诗正穿着一件松垮垮的睡裙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躺着,甚至露出了某些地方。

陆槿琛推开卧室门走进来看到的便是这么个香艳的画面。

“四,四叔。”

顾诗诗看见来人,猝不及防,躺着玩手机,手机都掉在了自己的脸上。

“嘶。”吃痛的叫一声,顾诗诗立马从床上爬起来,立马斯斯文文的坐着。

“咳咳。”陆槿琛尴尬的轻咳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他没有告诉顾诗诗自己看到了什么,而是将自己西装挂在衣架上:“嗯。”

“那个,四叔。”

顾诗诗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要不要说:四叔,你能不能不要睡这里。

“说。”惜字如金的陆槿琛转身看着顾诗诗,她的睡裙有些透明,他尴尬的移开眼睛。

“今晚,我睡这里。”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顾诗诗索性一把钻进被窝,强行占有床位。

“顾诗诗。”

陆槿琛走上前,一把抓住她尚未来得及伸进被窝的白皙胳膊:“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我的卧室。”

“四叔,你捏疼我了。”

顾诗诗吃痛的将自己的头从被窝里探出来,夹子音开口:“你弄疼人家啦。”

果然,陆槿琛立马厌恶的丢开顾诗诗的胳膊,满眼厌弃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不作会死么。

“我不管,我就睡这里。”

一不做二不休,这里可是老宅,不像家里,什么都随着陆槿琛。

“顾诗诗。”

喊出她的名字的时候,陆槿琛几乎是咬牙切齿,但这里是老宅,他的声音带着愤怒却极小声。

这女人,大概是被宠坏了,一点大家规范的样子都没有。

身上痞里痞气的,不知道跟谁学的。

顾诗诗正要开口,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四少爷。”

管家的声音响起,让顾诗诗和陆槿琛瞬间挺直了脊梁骨。

陆槿琛脱下鞋子,快步走上床。

顺手拉过顾诗诗罩在怀里,一只大手捏在她那不足一握的细腰上。

“啊。”顾诗诗没忍住叫了一声,这音色,她自己都听不来不对劲。

“什么。”

陆槿琛故作低沉的声音响起,回复着外面敲门的人。

一听,管家一旁的老爷子满意的掩嘴笑,点了点头,示意着管家。

“就我问下,诗诗晚上没吃什么,要不要给她做点宵夜。”

陆槿琛看着怀里的人,两人四目相对,顾诗诗的脸,此时像个红苹果,让人竟忍不住想咬一口。

“不用了,我会照顾好她。”

说完,陆槿琛还用带着某种情绪的嗓音开口:“明早上也不要叫我们。”

这声音,明事理的人都知道在做些什么,老爷子拄着拐杖离开,嘴角的笑,实在是就差没有露牙齿了。

顾诗诗听见脚步声走了,松了口气。

见身边的人没动静,顾诗诗推了推他:“四叔,人走了。”

陆槿琛看着顾诗诗,她此时估计对自己的样子一无所知吧。

喉结上下滚动,陆槿琛看着她胸前的位置,声音沙哑:“顾诗诗,你忘记了?”

“嗯?”顾诗诗一脸错愕的看着陆槿琛:“四叔,我忘记了什么?”

瞬间,男人满脸黑线,刚才的想法烟消云散。

你忘记了我他妈是你的合法丈夫。

无奈的摇了摇头,陆槿琛拿了浴袍便走进浴室。

看着浴室里模糊的男人的身影,透过毛玻璃,顾诗诗都能想得到陆槿琛的八块腹肌。

这个男人,是故意勾引自己吧。

呸呸呸,一个老男人,淡定,顾诗诗,你绝非好色之徒。

拍了拍自己的脸上是自己保持理智,顾诗诗的眼神还是不经意的想往那边瞟。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停了,顾诗诗立马翻个身,装睡起来。

陆槿琛擦了擦身上的水渍,慢条斯理的穿上睡衣,擦着头发走出浴室。

远远的就看见顾诗诗大字型躺在床上。

这女人,装睡都装不像,那卷翘的睫毛还在上下煽动着。

陆槿琛关了灯,直接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顾诗诗条件反射的坐起来,小声地嘀咕:“四叔,你总不能让我睡沙发吧。”

好歹你是个男人啊,你不知道女人是水做的吗。

心里不知道骂了陆槿琛多少次,顾诗诗很无奈的准备下床睡沙发。

抓住了顾诗诗的手,陆槿琛胡乱的将她按在床上,平躺在她身边,陆槿琛才松开手。

“既然做戏,就做全套。”

陆槿琛选择背对她,语气平淡的开口:“我可不想明早一起来一大家子议论我。”

顾诗诗被这个话整的一动不敢动,浑浑噩噩中,也就这样死死睡去。

看着身边睡得跟只小猪似的顾诗诗,陆槿琛捏了捏她的脸,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女人说的认床,认得哪门子的床。

终也难抵倦意,侧身睡去。

次日,金色的阳光照进偌大的房间。

薄纱的窗帘随着柔风翩翩起舞,一丝丝阳光照在床上,照着两个相拥而眠的人。

陆槿琛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胸膛上的压力,他有些不耐烦的推了推女人的小脑袋。

“嗯呢。”顾诗诗呢喃了一声,翻身继续死死地睡去。

看着这个背对自己的女人,这一夜,陆槿琛被折磨得不浅。

前半夜要是还好,后半夜几乎没睡,这个女人的睡相实在是太丑。

还非得抱着自己,早上醒来,感觉到的就是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胸膛。

奈何他居然不拒绝,现在她的腿还有一只搭在自己的下半身。

只是自己二十八年来,第一次跟一个女子睡在一起,谁不好,偏偏是这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心情瞬间变得十分烦躁起来。

顾诗诗,你他妈不把劳资当男人。

看着这睡姿极度不雅的顾诗诗,陆槿琛选择眼不见心不烦。

掀起被子,陆槿琛正准备起身,看见的便是顾诗诗一条洁白的玉腿挂在自己身上。

瞳孔沉了沉,陆槿琛觉得原本干涩的喉咙,喉结连上下滚动都不在然。

下一秒,粗鲁的拉开女人的长腿,陆槿琛下床径直走进浴室。

半小时后,陆槿琛换了身西装走下了楼。

“诗诗还没起啊。”

沈茹看着只有陆槿琛一个人下楼来,打趣的开口。

“她还在睡觉。”

陆槿琛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意味,只是,在座的昨晚都知道老爷子亲自去停了下来人家的床尾。

“哈哈,可能累坏了。”

二嫂子一旁打趣:“没事,没事,哪个年轻人不爱偷懒睡大觉的。”

“嗯,昨晚累着了。”

陆槿琛也顺势说出这句话,就连一边的两个佣人听了也是一阵脸红。

“诗诗是我的心头肉,你可不能亏带着。”

老爷子掩不住嘴角的笑意,看来,这桩婚事,自己的小儿子也不是不满意。

“老板。”

陆槿琛的私人助理王平走了进来,对着昨晚顾诗诗写好的台词:“太太有课。”

陆槿琛假装皱眉:“什么时候?”

“下午都有。”

王平没有说谎话的习惯,但还是强忍着笑意,硬着头皮演下去。

“父亲,大哥。”

陆槿琛开口:“我去喊她,早饭就不吃了。”

“好好好。”虽然老爷子溺爱顾诗诗,但,学业为大,学习方面,即使陆老爷子知道顾诗诗不是学习的料,也不允许她耽误。

“你去喊吧,不吃饭哪行,我给你们打包点路上吃。”

家里一直是大嫂当家,沈茹安排着佣人道:“去,把四少爷和四少奶奶爱吃的都打包一份。”

见佣人要走沈茹又提醒一句:“记住,所有餐具消毒,少爷有洁癖,诗诗见不得不干净的东西。”

“是。”佣人唯唯诺诺走进厨房,少爷洁癖的毛病她们知道,但诗诗小姐,她们更害怕。

这诗诗小姐,见不得不干净的东西,不算是洁癖,但如果吃到了不干净的东西,那脾气,也是杠杠的。

“顾诗诗。”

陆槿琛走进门,连喊了两声,女人毫无动静。

陆槿琛掀开被子,一巴掌招呼到她的小翘臀上。

“啊。”顾诗诗毫不避违的坐起来,对着陆槿琛大吼:“你要死——四叔。”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顾诗诗挠了挠头:“四叔,早安。”

“不早了,已经中午了。”

陆槿琛差点又被这女人气死,一起来就大吼大叫,一点大家小姐的样子都没有。

“快起来,收拾收拾,走了。”

陆槿琛的语气极度冰冷,看着一头鸡窝的女人,他直接厌恶的转身。

“给你十分钟,我要开会。”

说罢,直接出了卧室门。

呸呸呸,死面瘫。

顾诗诗心里默默的给陆槿琛画了个圈,然后顶着自己的一头鸡窝去洗漱。

二十分钟后,顾诗诗才慢吞吞的走到一楼客厅。

“爷——爸爸。”

顾诗诗实在是改不过口来,喊了这么久的爷爷,怎么就差辈分了呢。

看着衣冠楚楚坐在沙发上的陆槿琛,顾诗诗腹诽:就你,演戏都能的奥斯卡影帝。

陆槿琛站了起来,礼貌的对着陆老爷子鞠躬:“父亲,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罢,自然的走到顾诗诗身旁,弯了弯自己的手臂。

顾诗诗也配合的挽着陆槿琛的手臂,弯腰:“爸爸再见,哥哥嫂嫂们再见。”

“好,去吧,路上小心。”

陆老爷子发了话,顾诗诗如大赦一般拽着陆槿琛往门外冲。

“哈呼。”顾诗诗深吸一口气,然后自己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陆槿琛看着这一幕,也没多大反应,反正现在,他对顾诗诗,算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四叔,还麻烦送我去学校。”

顾诗诗坐在副驾驶,自己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诗诗,忘记拿吃的了。”

管家拿着两个饭盒出来,从车窗里递给顾诗诗。

“谢谢常妈妈。”顾诗诗甜甜的笑意,谁能抵得住啊。

管家贴心的嘱咐:“可不能饿着自己,路上小心。”

说罢,陆槿琛关上了车窗。这个女人,面对自己就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敷衍表情,不要以为他陆槿琛看不出来。

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莫名看着顾诗诗,更加烦躁。

“哎,四叔,你慢点开。顾诗诗在车上吃东西,差点没被陆槿琛突然的加速给送走。

“咔嚓——吱—”车子瞬间急刹车。

“四叔?”顾诗诗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槿琛。

陆槿琛看着前方,淡淡开口:“好像撞到什么了。”

说罢,便开了车门下车,顾诗诗也跟了下去。

“一只小狗狗哎。”顾诗诗下车,便看见一只狗狗坐在马路中间。

见没什么事,陆槿琛转身上车,看着一旁不动的顾诗诗,冷冰冰开口:“走不走?”

“四叔,你看。”顾诗诗摸了摸小狗,看着陆槿琛:“你开车这么快都没有撞倒这个狗狗。”

“说明—”然后她就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陆槿琛。

“说明什么?”总感觉要被这个女人套路,但陆槿琛还是选择性反问。

“说明四叔车技好,和狗狗投缘。”

“然后呢?”

“然后,四叔,我想要这只狗狗。”

陆槿琛看着顾诗诗,她眼睛里是一种单纯,与世无争的清澈。

再看看旁边坐着的那只狗子,那可是一只哈士奇

大概两个月左右,特别小。

陆槿琛小时候也养过狗,只不过是军犬

见陆槿琛不发话,顾诗诗立马两眼泪汪汪,祈求道:“四叔,不行么,你看,它好可怜。”

“行。”陆槿琛看着顾诗诗,无奈的扶额:“带着它,说不定你的智商能够高一些。”

“哼。”顾诗诗没有回怼,开心的将狗子抱在自己怀里,重新坐回车上。

“顾诗诗,你是蠢吗?有细菌。”

陆槿琛看着这狗,身上真的太脏了。

“没事,四叔。”

顾诗诗将常妈妈打包好的饭菜分给狗狗吃。

陆槿琛瞬间一脸黑线,这分明是他俩的伙食,怎么能给狗也不问自己一句。

哈士奇内心:晦气。

顾诗诗将狗洗干净,带到院子里晒太阳。

看着一人一狗在沐浴着阳光,陆槿琛总觉得自己有些莫名的生气。

“叫你什么好呢?”

顾诗诗侧躺着,一只手摸着狗子,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

“嘟嘟,胖胖,肥肥?”

“土。”陆槿琛不知什么时候从后面冒了出来,坐在了狗子旁边。

“啊。”顾诗诗有些生气,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怎么就土了呢。

陆槿琛摸了摸狗狗的头,并没有打算理会顾诗诗。

“四叔,你怎么能够这么说?”

顾诗诗心里想给陆槿琛一脚,但想着还寄人篱下,还是算了吧。

自己一把将狗子抱到自己怀里,爱抚的摸着它的头:“你就叫百万。”

哈哈,一只小百万。

顾诗诗笑道:“我也是坐拥百万的人啦。”

假装忘记陆槿琛在旁边坐着,若无其事的抱着狗狗起来,顾诗诗兴奋的一蹦一跳的离开。

看着离开的顾诗诗,陆槿琛一脸阴霾。

自己是没有给够零花钱吗?三年,每个月八百万,按理说,她至少资产过亿吧。

“庸俗。”留下两个字,陆槿琛站起来,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总裁,会议马上开始了。”

助理上前来提醒,陆槿琛这才想起,自己要开会的事情。

自己居然给忘了,一脸错愕的看着助理:“你他妈怎么不早点开口。 ”

说完,自顾自的开车离开。

留下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的小李。

小李也是欲哭无泪,自己暗戳戳喊了好几次,总裁就是跟着顾诗诗那个小丫头跑。

要说总裁对小太太没上心,他都不信。

“总裁,这个是这个月在美国的最新数据……”

财务总监还在汇报着当月的工作,陆槿琛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不耐烦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显示,陆槿琛按下了接听键。

小李在旁边做了个禁止说话的动作,财务总监秒懂。

“好的,我知道了。”

陆槿琛挂断电话,手势示意财务总监坐下:“今天到这儿吧。”

说完,起身迈着大长腿离开。

众人一愣,总裁一向不喜欢开会的时候接电话,今天谁的电话,居然把总裁喊走了。

还在开会啊,居然就走了,一帮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小李,总裁今天咋了?”

财务总监一向八卦,笑嘻嘻的看着小李。

“哎,我哪知道,管好你们的嘴,小心被炒鱿鱼 。”

说完,抱着陆槿琛的外套追了出去。

“……”

“………”

“总裁,何事这么着急。”小李狗腿的爬到驾驶位,发动起陆槿琛新买的布加迪

“去学校。”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5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