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非典疫情数据详情,2003年非典疫情数据

#头条创作挑战赛#

想想现在这波持续两年多的新冠疫情,再回想19年前的非典,竟然也有恍若隔世之感。

那时候消息并不灵通,2003年年初时,当疯传板蓝根能抗病毒已经在南方脱销时,北方还浑然不知为什么板蓝根这么紧俏。

我当时到涿州出差,就是刘备卖草鞋张飞卖猪肉的桃园结义的城市。此时非典突然在全国紧张起来,中央电视台屏幕下端流动播报各地病例人数。而涿州紧邻北京,治疗上自然更严格些。因为不断有病例出现,市委书记以下十多名领导被免职。

当时封控并不严格,除了火车站停运外,人们仍然可以自由外出,外出时并不需要戴口罩。少数一两个大商场要求戴口罩,口罩就是一般的那种白口罩,什么医用外科口罩,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也不是必须。各个营养场所照常营业,人们似乎并不害怕。

那个时候私家车很是少见,当火车汽车停运后,人员流动便停止。保定市各村之间倒是管理严格,把进村路口挖断,防止外人进入,俨然进入抗日战争年代。

确实很无聊,三十刚出差,精力旺盛,干什么呢,医院除了外出防疫,已经放假状态。

于是就二了三件事,喝酒,看书,打麻将。无聊时几个人便凑在一起喝酒吧,饭馆都正常经营,十块钱的酒就算不错了,随便对付几个菜,就可以喝得晃晃悠悠。

街边的大爷骑着三轮车卖盗版书,什么黑冰黑洞之类,只管买来看,不到三个多月,看了有不到二十本。

那时候聚焦是没人管的,晚上就打麻将。保定麻将有其地方特色,有什么八张,混子之类。我本来不精于此,可是环境造就人啊,用不了两天就驾轻就熟。可惜,时过境迁,19年前打游戏,后来竟然再没有一次染指。

倒记的一家医院的趣事,穿着防护服下乡宣传测体温。其中一女护士热得起了一脸痱子,而别一护士屁股上则起满了痱子。结果领导视察时,当场表扬脸上起痱子的,并奖励1000元。而屁股上起痱子的则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痱子长得不是地方呢?

那时人们的防护措施,治疗手段,比现在差之甚远。很多医务人员被感染,又有很多人在治疗中不得不用大量激素,留下诸如股骨头坏死类的后遗症。

在灾难面前,医务人员非常可亲可敬,不管年龄大小,逆流而上,负重前行。危险是肯定的,挑战是必然的,可是责无旁贷。

我总想,人是复杂的,天使和魔鬼角色可能瞬间转变,一个人可能很优秀,也可能很罪恶。反思一下,到一定年龄都会很清晰。

但我还是认为孟老夫子的“人之初,性本善”更有意思。一个人,本身有善良的一面,也有邪恶的一面。在不同条件下,你看善良和罪恶斗争的结果,善良战胜时居多,人活着才有意思,这个社会才美好。

非洲疫情来势汹汹,走得也快。疫情结束时我坐火车返石,看到很多农民工也要赶回家收麦子,火车要求戴口罩。他们用化肥袋背着行李,晒得黝黑,却戴着一个亮白的口罩,这道靓丽的风景让我记忆犹新。

如今的新冠疫情,就不用我多加描述。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26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