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赏吧是真的吗一天可以赚多少钱,故事:明明只是签份恋爱合约,可日子过三年,总裁却想让我当老婆?

红赏吧是真的吗一天可以赚多少钱,故事:明明只是签份恋爱合约,可日子过三年,总裁却想让我当老婆?

本故事已由作者:六喜,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我是个替身,为了成为蒋怀乾的白月光替身,我精心策划,上天眷顾,我长了白月光同款泪痣,总之,在我的运筹帷幄之下,蒋怀乾成了我的长期饭票。

蒋怀乾曾当着许多人的面说,你们俩都叫“yue儿”,一个是皎洁明月的月,一个是取悦我的悦。

他的白月光叫顾明月,我叫楚烟悦。

但是我不在乎,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成为一个有钱人,我对自己认知明确,若是想靠脑子和体力成为有钱人,估计我还得向天再借五百年。

所以我瞄上了傻白甜富二代,蒋怀乾是真有钱,也是真舔狗,一直钟情于喜欢他大哥的顾明月。

就在顾明月跟蒋怀礼订婚当晚,我主动出击,为了贴合顾明月的人设,穿了一袭白裙,假发及腰,出现在蒋怀乾醉酒现场。

一切顺理成章,我拍了跟蒋怀乾的照片,想着如果“情人计划”不成,好歹能靠这些照片勒索一笔。

但蒋怀乾比我想的配合,甚至主动提出拟定合同。

“你该不会亏待我吧……”我试探着问。

蒋怀乾没回答我的问题,他边穿裤子边说:“下次别带假发,你短头发更顺眼。”

这男人挺奇怪,我翻了顾明月所有社交账号,清一色黑长直,替身不是应该尽量相像嘛,他可倒好,难道是觉得我侮辱了他心中圣洁的女神?

我顾不上多想,穿上衣服直奔蒋怀乾指定的律师事务所,六位数的零花钱,这合同晚签一秒我都觉得亏。

2

虽然我已经是月入六位数的小富婆,但我还是兢兢业业做着编辑的工作,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这份工作给交五险一金

某天我正跟我的作者斗智斗勇,蒋怀乾突然一个电话打来。

“现在到盛天商场顶楼,我在那等你。”

我很奇怪,我跟蒋怀乾这三年,他从来不会在工作日白天找我。

我小声回道:“大哥,请假会扣全勤奖的。”

“我补给你。”

虽然我知道蒋怀乾肯定不会差我这点钱,但我还是决定跟他讨价还价。

“我主要是喜欢工作带给我的价值感……”

“三倍。”

“靠勤劳双手致富的感觉真的很快乐……”

“五倍,别废话,接你的车已经在楼下了。”

我立刻扬眉吐气,跟我的作者说了句“你爱写不写”后,下楼坐上蒋怀乾派来的车。

就像电视剧里一样,等我一到一群人围着我打扮,有挑衣服的,有化妆的,有做发型的。

装扮完毕,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发飘飘,一袭白裙过膝盖,我不解地看向蒋怀乾,他不是最不喜欢我戴长款假发的吗?

蒋怀乾却好像很满意,带着我直奔一家只向高端客户开放的酒店。

当我看到蒋怀礼身边的女人之后,我立刻明白蒋怀乾让我打扮成这样的原因——原来是顾明月回来了。

3

蒋怀乾喜欢顾明月,但顾明月却喜欢蒋怀礼,可能是仗着被喜欢,蒋怀礼对顾明月态度从来都是,你生气我就哄但绝不会改。

所以哪怕他已经跟顾明月订婚,却还是被顾明月抓到跟小三在酒店。

一气之下顾明月去了德国,这一走就是三年。

身边的蒋怀乾满心满眼都是面前跟我打扮相似的女人,我觉得我像个小丑一样。

既然如此,我不能吃亏,我牵上蒋怀乾的手腕凑到他耳边:“利用我气顾明月得加钱。”

如果眼神能发出声音,我猜蒋怀乾刚刚看我那一眼说的是:“楚烟悦你掉钱眼儿里了吧。”

见我久久不松开牵着他的手,蒋怀乾无奈点了点头,我这才面带微笑放开他的手,还用嘴型说了句:“玩得开心。”

蒋怀乾缠着顾明月,我一个人落个清闲,在大厅里吃吃喝喝,自在快活。

忽然,蒋怀礼走到我身边搭讪:“一个人?”

我看了他一眼,跟蒋怀乾如此相像,气场却比他落了许多,真不知道顾明月到底喜欢他什么。

“蒋大公子明明看到我跟你弟弟一块进来的,又何必用这么老套的开场白呢。”

“你很有趣,”蒋怀礼举止轻浮,试图靠帮忙理顺我脸庞凌乱的发丝来拉近我们俩之间的距离。

我巧妙地错身避开,微笑着在他耳边小声道:“我这个人虽然爱钱,但也是有职业操守的,我只是你弟弟找来的顾小姐的替身,每个月领着固定的薪水,如果蒋大少爷真对我这么感兴趣的话,不妨等我们的合约到期了再来找我。”

离开蒋怀礼之前,我感受到两道灼热的目光,顺着看过去,是顾明月和蒋怀乾,这一家三口挺有意思。

4

吃饱喝足我来到化妆间补妆,却刚巧碰到了顾明月,她也从镜子里看到了我。

我刚想开口打招呼,就听顾明月说:“有些人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干点正经事,跟了弟弟,还勾引哥哥,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天生下贱呢。”

然后一脸无辜装作刚看到我:“楚小姐,不好意思,我没看到这里有人。”

我笑了笑跟她点头致意,然后把手机放到耳边:“有些人倒是干净,管不住自家未婚夫,就跟人家弟弟不清不楚,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喜欢叔嫂乱伦呢。”

顾明月气得涨红了脸,我学她装无辜相:“不好意思顾小姐,说了些粗鄙的话脏了你这种干净人的耳朵。”

顾明月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故意撞了我一下。

等出门后她便大喊大叫,说她的钻石戒指丢了,那是蒋怀礼送给她的订婚礼物,她一直珍视的不得了,所以酒店出动了全体员工帮她寻找。

蒋怀礼安慰她,不就是一个戒指,他可以再给她买十个。

可顾明月却不依不饶:“这是普通戒指嘛!这是你我的订婚戒指,对了,我刚刚洗手的时候,把它摘下来放在水池旁边了,肯定是哪个手脚不干净的人把它偷走了!”

顾明月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紧盯着我,再加上在场的都是有头有脸叫得出名号的人,就我一个被蒋怀乾带来的“平民女伴”,所以顾明月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将目光聚在我身上。

我知道此刻钻石戒指就在我包里,是顾明月刚刚撞我的时候扔进来的。

但我丝毫不慌,我走到蒋怀乾身边小声道:“戒指在我包里。”

蒋怀乾有些震惊,但也没有声张,反而把我拽到一边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他还算明事理,我打算卖他一个面子:“你心上人扔进来的,打算嫁祸给我,但她缺心眼,没看到化妆间也有监控,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事捅出去会怎么样?”

蒋怀乾立刻明白我的意思,有些无奈歪了下头:“要多少?”

我把戒指递给他:“看你拯救白月光的诚意咯。”

蒋怀乾举起戒指喊了声:“戒指找到了,”他抬起的胳膊正好挡住他的对我说话的口型:“等着收钱吧。”

5

顾明月回来之后,蒋怀乾找我的次数明显变少,我也乐得清闲,只是没想到蒋怀礼会来找我。

他在我们公司楼下,穿着一身笔挺的粉色西装,靠在他七位数的跑车上,看起来真的很骚包。

“楚小姐明明短发更好看,为什么非要戴假发呢?”

我礼貌地跟他打了声招呼,并没打算有更多交集,正当我想要从他身边绕开的时候,他忽然抓住我的胳膊。

“我想请楚小姐吃个饭,不知道楚小姐肯不肯赏这个脸。”

我看了一眼他抓着我胳膊的手,他笑了笑然后松开:“抱歉。”

“我之前说过,蒋大少爷如果也想包我的话,不如等我合约到期。”

蒋怀礼非但没放弃,反而因为我屡次拒绝对我更有兴趣。

“多少钱能让楚小姐肯赏脸陪我吃顿饭呢?”

我想都没想:“一个亿。”

蒋怀礼被我噎了回去,开车离开前还不忘摇下车窗:“如果楚小姐后悔了,随时给我打电话,”这回他学聪明了,设定了个价格上线:“我愿意花六位数请楚小姐吃顿饭,只要你肯赏脸。”

我微笑道:“慢走不送。”

眼看着蒋怀礼的车开远,蒋怀乾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我一回头就看见他那张大脸,吓得我差点原地起飞。

我顺顺心脏:“你们哥儿俩真有意思,当我这是景点啊,全都来打卡。”

蒋怀乾自顾自问:“他来找你干什么?”

我听他语气不对,揶揄道:“怎么?吃醋啊?”

见蒋怀乾没什么反应,我继续拱火:“反正都是你们老蒋家的钱,我陪谁不是陪。”

话音刚落,我看见蒋怀乾阴沉的脸色,我知道我过分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硬着头皮强装自己占理:“你不是也陪顾明月,一陪就是大半个月。”

我真有意思,都什么关头了还押了个韵。

蒋怀乾的脸色越发阴沉,没给我再多说一句话的机会,把我推上车直奔他的公寓。

6

门刚关上,蒋怀乾就侵略性极强地将我抵在墙边,双手环住我的腰,凑上来要亲我。

我下意识扭开脸躲避,没想到他预判了我的动作,抬手捏着我的下巴,将我的脸转了过来,防止我再次躲开,他将我的两只胳膊举过头顶,一只手攥着我的两个手腕,另一只手脱我衣服。

忽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想都没想把手机挂断,然后扔到床上,继续脱我衣服。

很快,我的衣服被他脱了一半,皮肤贴到冰冷的墙壁上,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冷吗?”蒋怀乾喘着粗气问。

我点了点头。

他抱着我把我放到床上,刚要亲下来的时候,旁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蒋怀乾本来没打算接,但他用余光扫见了来电人,怕电话那头的人听出异样,他深呼吸后才接起电话。

蒋怀乾的声音极为宠溺:“怎么了?明月。”

虽然早就知道,但听到这个名字,还是没控制住心一沉。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蒋怀乾趴在我的颈窝,贪婪地呼吸我身上的气味,像是在平息欲望,也像在充电。

我推了推他:“走吧,你的心上人要等急了。”

蒋怀乾没说话,反而抬起眼委屈巴巴的看着我:“你就不能勾引我留下来吗!?”

正当我被突如其来的反转弄得不知所措的时候,蒋怀乾起身理了理衣服,然后我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我叹了口气,刚刚朝我撒娇的蒋怀乾应该是我的错觉吧。

7

自从上次见到蒋怀乾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我的生活变得很平静,每天上班下班,偶尔跟朋友们出去约个火锅局。

我没多少朋友,能约出来的都是至少认识五年的,所以大家说话都不避讳。

小鱼边下虾滑边吐槽:“你男朋友也太不称职了,过生日都不陪你。”

梦梦跟着帮腔:“就是,他送没送你礼物,要是连礼物都没送趁早掰了算了!”

有一次我跟蒋怀乾在外面逛商场,好巧不巧,正好碰到小鱼和梦梦,她俩拉着我的手说我重色轻友,有男朋友都不告诉她俩。

我看着蒋怀乾尴尬的不知所措,我总不能告诉她俩,这一个月花六位数包我的金主吧。

正在我犹豫要以什么身份介绍蒋怀乾的时候,他微微一笑走到小鱼跟梦梦身边,礼貌绅士道:“你们好,我是悦儿的男朋友,我叫蒋怀乾,悦儿可能还不太认可我,所以还没有把我介绍给你们。”

小鱼和梦梦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跟我嘀咕:“这种水平你都不满意?”

我有口难辨,只能敷衍着点头:“满意满意……”

为了让她俩“认可”他,蒋怀乾特意请我们仨吃了顿顶级日料。

自此之后,她俩一直觉得蒋怀乾是我男朋友。

8

吃过饭我们仨又去KTV玩了一会,回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

我刚打开门就看见门口蒋怀乾的皮鞋,我试探着叫他的名字:“蒋总,蒋总是你吗?怎么不开灯啊?”

话音刚落,我蒋怀乾捧着插着蜡烛的蛋糕从卧室里走出来,边走边用他五音不全的嗓音唱着生日快乐歌。蜡烛的光亮柔和了他本来锋利的侧脸,就这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闯了进来。

蒋怀乾走进,他忽然开始慌张,单手托着蛋糕,另一只手来给我抹眼泪:“怎么还哭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的眼泪就像决堤了一样,我放肆大哭:“蒋怀乾你唱歌太难听了!”

其实我们来对我突然情绪崩溃的原因心知肚明,但谁都没有戳破。

蒋怀乾用一个爱马仕包包止住我的眼泪后拉着我开始许愿。

我双手合十虔诚道:“希望蒋怀乾永远不会抛弃我,”我感受到蒋怀乾死死盯着我的目光,就在气氛暧昧的刚好时,我说出下半句:“这样我永远都会有每个月六位数的进账。”

蒋怀乾推了一下我脑袋:“财迷,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听他这么说,我重新闭上眼睛许愿。

“这回许了什么?”蒋怀乾凑上前问。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蒋怀乾财大气粗道:“你的许愿精灵难道不是我吗?我要是不知道你的愿望怎么帮你实现啊。”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满怀期待看向他:“我的愿望是蒋怀乾把我每个月的包养费从六位数涨到七位数。”

蒋怀乾微微一笑果断吹灭了我的蜡烛。

我立刻拍了他后背一巴掌,蒋怀乾陪笑脸:“你别生气,我还多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看他掏出来的盒子包装还算精致,我暂时平息了怒火,但当我从盒子里把内衣拿出来,并且看到蒋怀乾一副老色批的表情的时候,我知道我刚刚的愤怒跟现在的相比,原来只是小巫见大巫。

“蒋怀乾!这他妈是你送给自己的礼物吧!”

蒋怀乾嘴上“错了”身体却很诚实,一个劲儿把我往他怀里拽。

“我过生日这个礼物你可以再送一遍。”

我很无语:“我还得谢谢你贴心告诉我呗。”

蒋怀乾:“你要是真谢我,现在就专心一点。”

……

真服了这个老六!

9

没想到我早上刚送走蒋怀乾,就迎来了一尊瘟神。

看到顾明月那张脸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想开门,无奈她来势汹汹,砸门的架势像是要把我的门砸穿。

我被迫开了门,这大小姐可倒好,一副捉奸的样子,上来就让我放过蒋怀乾。

我斜靠在墙上,无奈道:“大姐,我跟蒋总签了协议,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一个月六位数打到我卡上,你让我放过他?”

顾明月喘着粗气,明显是气得不轻:“昨晚我拒绝了蒋怀乾,他这才来找你,你不过是我的替身!”

听到顾明月的话,我心里一沉,却还是佯装不在乎的样子。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是你的替身,那又如何?”

顾明月可能没见过我这样破罐子破摔的人,软下口气:“你离开怀乾好不好,你跟他合约还剩多少年?剩下的钱我补给你,只要你能离开他。”

我被顾明月深情的样子逗笑:“我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清楚吗?闯进你小叔子情人的家里说些有的没的,为了逼我离开蒋怀乾,不惜自掏腰包,你究竟爱谁啊?哥哥还是弟弟?还是你就是喜欢在哥哥弟弟之间摇摆不定?”

顾明月被我戳中心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怀乾,蒋伯伯知道怀乾在外养了个与我相像的情人,吵着要把他赶出蒋家!”

听到顾明月的话我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蒋怀乾被赶出家门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因为顾明月?

10

顾明月离开后的几天,蒋怀乾都没来找过我。

我在手机上按出蒋怀乾的号码,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拨出去,思考了好多天,我还是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我刚放下手机,门铃就被按响,我还以为是刚刚点的外卖,想也没想打开了门,没想到门外站着的是蒋怀乾。

他看起来并没有被扫地出门的落魄,反而浑身透出一股自在。

“真被扫地出门了?”我问。

蒋怀乾把衣服口袋翻出来给我看,示意我他兜比脸还干净。

“怎么?我没钱就不欢迎啊。”

“倒也不是,”我退了一步让蒋怀乾进来:“只是怕你真的因为我被扫地出门。”

“怕我没钱给你续费?”蒋怀乾依旧嬉皮笑脸。

我却有些沉不住气了:“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这些年你给我的钱足够了,我投资赚了些钱,还置办了好几处房产,不能说是大富大贵,怎么也是财富自由了吧,包你也不是不行。”

蒋怀乾一双眼亮了一下:“包我?太好了,我正愁被扫地出门没有经济来源,我年富力强的,怎么也能值几个钱。”

提到包养费我开始紧张,刚才一时情绪激动,只顾着口嗨了,没想到蒋怀乾竟然真能的同意。

我咽了下口水:“你想要多少?”

蒋怀乾贱兮兮地拉起我的袖子:“我哪有提条件的份,那不是老板想给多少就给多少嘛。”

看我有些犹豫,他接着说:“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能暖床,我的实力,老板可都见识过了,应该会给我一个很公道的价格。”

蒋怀乾从冷酷财阀少爷到撒娇卖乖求包的转变来得猝不及防,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被扫地出门对他的刺激太大了,是不是应该带他去看看医生。

蒋怀乾皱着眉头:“你到底给多少啊?”

我犹豫了一下:“之前你给我六位数,我也不能太亏待你,就给你个跟六位数相近的数吧。”

蒋怀乾咬着牙像是在下很大的决心:“五位数也行,咱都是老熟人了,就当给你个友情价。”

……

“其实我的意思是六百。”

蒋怀乾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六百!楚烟悦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多说一句扣一百。”

“成交!”

看我像是要开口,蒋怀乾忙把我拦住:“你要是算这句,你就是真孙子。”

我翻了个白眼:“成交。”

11

不知道是不是没钱的缘故,蒋怀乾忽然“亲民”很多,不但亲自下厨给我做饭,还格外黏我。

单位组织聚餐,我多喝了两杯,推开门就看见他黑着一张脸。

酒精作祟,我坐到他怀里跟他撒娇。

“蒋总怎么不开心啦?”

闻到我身上的酒气,他的眉毛拧得更紧。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听着他的声音,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但酒壮怂人胆,我非但没害怕,反而抬手圈住他的脖子。

“现在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蒋怀乾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你回来这么晚我会担心嘛?”

我笑着说:“你担心我?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担心我,你总不会是担心你那六百块钱吧。”

在我的死缠烂打下,蒋怀乾终于破防,他把我抱起来:“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还以为他会把我抱到床上,他也确实脱了我的衣服,但没想到他反手把我扔进了浴缸里。

“你干嘛!?”

蒋怀乾态度强硬的打湿我的头发,然后往我头上挤泡沫。

“喂!”我大叫。

蒋怀乾动作忽然变得轻柔,歉疚道:“怎么了?把头发扯痛了?”

“你把泡沫弄我眼睛里了。”

他又赶忙拿毛巾帮我把泡沫擦掉。

让他这么一弄,我的酒气散了几分,胳膊搭在浴缸沿问:“你为什么忽然给我洗澡?”

“你不是问我咱俩什么关系吗?”

眼见我更懵了,蒋怀乾贴心帮我解答:“咱俩现在就是富婆雇主跟卑微长工的关系。”

……

该说不说蒋怀乾这个男人真的挺会的。

12

当我站在体重秤上的时候,我是崩溃的,不就是吃了两个月蒋怀乾做的饭嘛,我怎么能胖十斤呢!?

蒋怀乾对此表示很满意。

“你别笑了!”我怒火中烧。

蒋怀乾从明着嘲笑,变成了暗地里偷笑。

“我今晚不吃饭了,你今晚别做了。”

“正好我点个外卖,想吃炸鸡了。”

我被蒋怀乾气得差点说不出话:“你还是人吗?”

蒋怀乾一脸无辜:“你怎么骂人呢?”

“我说我要减肥,你在我旁边吃炸鸡,合适吗?”

蒋怀乾一摊手:“有什么不合适的。”

等到了晚饭时间,他果然拎着一大盒炸鸡还有两罐可乐。

我坐在客厅玩手机,他把炸鸡往我面前一放:“吃吧,胖媳妇儿发家。”

我装作听不懂他话里的重点,倔强的把头往旁边一转,可蒋怀乾像是能预料到我的动作一样,我刚转过头,炸鸡腿就这么明晃晃出现在我眼前。

嘴巴不听脑袋指挥,我“吭呲”咬了一口。

边吃我边骂骂咧咧,蒋怀乾笑着把可乐递给我:“骂累了吧,喝点可乐润润嗓子。”

我刚想说话,他又补了一句:“放心喝,无糖的。”

13

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适应了蒋怀乾的存在,就连邻居奶奶都认为他是我未过门的老公。

随着相处我也发现了蒋怀乾的另一面,他虽然依旧毒舌,但却时时刻刻把“对我好”三个字体现在行动当中。

所以当蒋怀乾拉着我的手,说带我去看好戏,结果去到了蒋氏集团,并且看到了等着那里的顾明月的时候,我慌了。

但我没想到,看见顾明月,蒋怀乾牵着我的手反而握的更紧。

顾明月迎了上来,她先是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去牵蒋怀乾的胳膊亲昵道:“怀乾,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成了蒋氏的董事长?”

蒋怀乾不动声色跟她保持距离,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我进了公司。

我看着蒋怀乾在会议桌上众人拥戴的样子,一个念头从脑子里闪过,难道蒋怀乾是故意的?

开完会后,蒋怀乾带我进了办公室,关上门口他立刻没了刚才的气场。

“你想问什么,我现在都告诉你。”

我猜到了蒋怀乾喜欢顾明月,和找我做替身都是为了装成浪荡子,让蒋老爷和蒋夫人对他放松警惕,但我没想到,我们俩原来很早就认识了。

蒋怀乾并不是蒋夫人所生,二十多年前,蒋老爷装作单身人士追求蒋怀乾生母,把蒋母骗到手后蒋老爷消失不见,找不到蒋老爷,蒋母又发现自己怀孕了。

舍不得打掉孩子的蒋母,固执的将小怀乾生了下来,为此甚至与家里决裂。

蒋母独自抚养小怀乾长大,她有她的坚持,哪怕日子过得很辛苦,哪怕她已经在报纸上得知,蒋老爷是蒋氏集团的掌门人,也没有让小怀乾认亲。

因为没有父亲,他常常被胡同里的其他孩子叫做野种,石块拳头都往他身上招呼,他说,那个时候只有我挺身而出,美救英雄,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对我情根深种。

“你太勇敢了,”蒋怀乾笑着说,像是回忆到什么有趣的事:“当时几乎是整个胡同的男孩子都在我身边,他们把我围起来,我又羞又愤,甚至感觉自己会死在那,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觉得你像迪迦奥特曼一样从天而降,把我救了出来。”

我被蒋怀乾的形容拉进回忆里。

记忆里的蒋怀乾小小一只,虽然被欺负,但眼神里满是倔强和不服输,在那之后,我将他收作“小弟”,再有人欺负他,我就陪他一块打架,实在打不过,就陪他一起求饶。

蒋怀乾也很“尊敬”我,我俩一块看电视的时候,他虽然想看《迪迦奥特曼》,却还是听我的话乖乖看了《美少女战士》。

后来蒋母病重,临终前被逼无奈才让蒋怀乾回到了蒋家。

在蒋家的日子,蒋怀乾过得并不好,虽然蒋家有钱,但没人真心待他,蒋父忙于生意,蒋母和蒋怀礼觉得他就是来跟他们抢家产的孽种。

甚至有好几次蒋夫人想杀了他,若不是他命大,他活不到现在。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学会了隐藏,只有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才不会对蒋家母子有什么威胁,他也才能活下来。

顾明月是他继承蒋家计划的最大威胁之一,一旦顾明月跟蒋怀礼结婚,顾家必定全力支持蒋怀礼,届时他的敌人就不止蒋家母子,胜算也瞬间拉低。

蒋怀礼为人浪荡,比蒋怀乾演的有过之无不及,顾明月自然看不上他。

蒋怀乾知道顾明月其实是喜欢他的,但他也知道比起他顾明月更喜欢蒋家的钱。

顾家跟蒋家世代交好,自然知道他的身份,无论他怎样死缠烂打,顾明月只能嫁给蒋怀礼。

所以除了将蒋怀礼出轨的证据巧妙的送到顾家眼前,他还得装作对顾明月深情款款,只要他死缠烂打一天,顾明月的心就会动摇一天,跟蒋怀礼的婚期就能推迟一天。

14

“其实我一直关注着你的动态。”

听到蒋怀乾的话我恍然大悟:“给我奶奶捐款的是你!?”

蒋怀乾点了点头。

我爸是派出所所长,因为抓了个贼,被他蓄意报复,当时就我奶奶一个人在家,老人家年老体弱,被小偷一吓住进了医院。

跟医生下达的病危通知书一起的,还有高昂的医药费,我爸为人热心,这些年救济的同事、百姓数不胜数,所以家里的存款根本支撑不住高昂的手术费,奶奶甚至求医生让她去死。

爸爸焦虑的脚步和妈妈小声的啜泣砸在我心上,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坚定了赚钱的决心。

“谢谢你救了我奶奶。”我真诚的跟蒋怀乾道谢。

“不用谢,以身相许就行。”

只要涉及到钱,我就能立刻从感动的情绪中抽身。

“求婚连个戒指都没有,就干巴巴的一句话啊。”

“你可真是个财迷,给你蒋氏集团的股份好不好啊?”

我的双眼瞬间被点亮:“真的吗?可不许耍赖啊。”

蒋怀乾笑着把我拥进怀里:“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所有的钱包括我的人都是你的。”

我沉浸在即将成为大富婆的喜悦之中,忽然我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这些年你一直关注我,所以我能成为你的情人……”

蒋怀乾大笑了两声以示对我嘲笑:“笨蛋,你才意识到不对劲啊,就你这反应速度,被人卖了都得替人数钱。”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当然是我太想你能陪在我身边,又害怕你被别人拐走,所以一步步引导你,跟我签了那份合同。”

我恍然大悟:“所以你是故意的!”

蒋怀乾亲了一下我的嘴唇:“可以说是处心积虑、蓄谋已久。”

明明只是签份恋爱合约,可日子过三年,总裁却想让我当老婆

番外

1

当我蹑手蹑脚从外卖小哥手里拿到我的冰淇淋的时候,我生怕被蒋怀乾抓包。

但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

我刚回头,就看见蒋怀乾站在我身后,他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看起来气势汹汹。

“你不知道你生理期吗?还吃冰淇淋!?”

我急中生智、理不直气也壮:“专家说了,生理期不能吃冰纯属谣言。”

“哪个专家?他能替你肚子疼?还是能替我帮你煮红糖水?”

我委屈巴巴撇嘴:“连个冰淇淋都不让我吃,跟你结婚后我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

蒋怀乾无奈:“好好好,你吃你吃,你肚子疼别找我。”

我美滋滋捧着冰淇淋看电视,就吃三个小球,我才不信我这么脆弱。

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突然,刚吃完五分钟,我就在沙发上疼得翻来覆去,为了不让蒋怀乾抓住话柄,我忍了又忍,但还是没忍住“哼唧”了几句。

听到我痛苦的声音,正在处理文件的蒋怀乾关掉电脑直奔厨房,临走的时候还说了句:“我真是欠你的。”

我把他叫住:“回来。”

他不情不愿折返:“干嘛?”

“帮我盖被。”

蒋怀乾叹了一口气,但还是乖乖弯下腰帮我盖被,我趁他弯腰之际抬头“吧唧”亲在他脸上:“去煮红糖水吧,记得放点小糯米圆子。”

蒋怀乾托着我的后脑勺又亲了我两下:“知道了,祖宗。”

2

收到蒋怀礼跟顾明月的婚礼请柬的时候,我很是不解。

“既然顾明月没爱过蒋怀礼,为什么还非要嫁给他呢?”

“A市商界谁不知道顾明月跟蒋怀礼早有婚约,又谁人不知顾明月对蒋怀礼情根深种、死缠烂打,倘若因为蒋氏易主就单方面悔婚,顾家那点小心思可就人尽皆知了。”

我反应过来:“而顾明月是此时蒋怀礼最好的选择。”

蒋怀乾揉揉我的脑袋:“我老婆真聪明。”

“啧啧啧……”我满是醋意:“当年不知道谁说,顾明月的月是天上月,我的悦就是取悦他的悦。”

蒋怀乾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别损我了,当年我也是逼不得已,顾明月的月确实是天上月,可我不想摘,也不愿意摘,而你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变的心悦。”

我被他哄住:“算你过关了。”

蒋怀乾笑道:“多谢老婆大人。”

(全文完)(原标题:《财阀少爷蔫儿坏的白月光替身》)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15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