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西梅汁拉屎拉出水一样的屎,西梅汁排便?

打游戏时匹配到了一个冤种队友。

我俩从游戏骂到微信,从微信骂到现实碰一碰。

看到从迈巴赫上下来的大帅哥,拎着棒球棍的我沉默了。

1

“就…就tm你叫‘无敌爆龙战士‘啊?”我看着眼前高我一个头的男人,佯装凶狠的问道。

心里一阵叫苦,这他妈跟我想象的出入有点大啊,说好的小学生呢?

男人淡淡瞥了我一眼:“你是‘拉粑粑小魔仙‘?”

我刚点了点头,男人哼笑出声:“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掰折我右腿塞我嘴里的。”

压迫感太强,我当时就颓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立马从兜里掏出电话放到耳边,“喂妈,叫我回家吃饭?行我现在回去。”

刚走出去没两步,脖领子一把被人薅住。

“懵傻子呢?就这么走有点说不过去吧,刚才骂我两个小时的气势哪去了。”

我欲哭无泪,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大帅哥网名叫‘无敌爆龙战士’啊,这网名让谁看谁都以为是个小学生啊!

我估计经此一役,我在网上口嗨的毛病应该彻底被治好了。

看来今天不给个说法是没法善了了。我叹了口气,转身换上谄媚的笑脸。

“哥您吃饭没?没吃饭的话我请您吃,您挑地儿。”

2

人生中第一次坐迈巴赫,我克制住四处摸的欲望,端端正正坐在副驾驶。

余光偷瞄着驾驶位的男人,细碎的短发搭在额头,往下是狭长的眼眸,眼尾微微上挑,高挺的鼻梁配上一张殷红的薄唇,当真是一张能让人为之倾倒的皮相。

十分钟后,车停在了一家餐厅门口。

他在要这里吃?这地儿是全市最高档的西餐厅,以我的经济实力想来这吃一顿,估计得提前一年开始攒钱。

还没等我说什么,男人率先抬步走了进去。

餐厅内,我僵硬的坐在位置上。

男人对着侍应生指了菜单上的两道菜,“这个,还有这个。”

我瞄了一眼菜单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都不算太贵。

“除了这两道,其他的都要。”

我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憋死在西餐厅,我没听错吧?!其他的都要,你直接要我命得了呗!

我气愤的小声说道:“那么多咱俩根本吃不完!”

男人语气轻飘飘的说道:“吃不完可以打包,怎么?你钱不够?”

侍应生的眼神落在我身上,我的自尊心开始作祟:“当…当然不是。”

我再也不以名取人了,肠子都悔青了。

今天下班玩和平精英的时候匹配了一个叫‘无敌爆龙战士’的队友。

开局我俩跳G镇。

结果这孙子像个跟屁虫一样我进哪个屋他进哪个屋,大到M416,小到绷带,风卷残云一个不给我留。

我看着包里仅存的一把手枪怒了。

“你上辈子穷死的这辈子来游戏里抢劫?做贼出身的吧你,活不起了你说一声,我一会给你烧。”

“小学生放假了你也脱缰了是不是,作业写完了吗你。”

他偶尔打字回我几句,但都是不痛不痒的嘲讽。

这时有人来到了我俩所在的G镇,我一顿操作猛如虎。

拿个小破手枪灭了一队的同时我也被人打倒了,结果这小学生沉迷于舔盒子,甚至纠结他身上这套衣服更好还是敌人身上的那套更好,原地换起了衣服!

由于他没扶我导致我Game over,我的怒气上升到最大值。

一来二去我俩对骂起来,这小学生词汇量少的可怜,骂得最难听的是一句“你找不到对象还没钱”。

3

我俩从游戏骂到微信,从微信骂得不尽兴,我口嗨约他出来单挑,要把他的腿掰折塞他嘴里。

然后…然后就坐在这了。

越想越窝火,我端起桌上的柠檬水大口往嘴里灌。

快要喝完的时候,男人才开口道:“那个是洗手的。”

“噗。”嘴里满满一口水化作水雾落满了餐桌

男人露出嫌弃的目光,招招手叫侍应生换餐具。

我恨不得钻进地缝里,这大概已经把我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但事实是我天真了,没有最丢脸只有更丢脸!

“您好,您一共消费六万两千五百三十元。”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多…多少?”

侍应生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我偷偷打开手机看了眼微信余额,很好,连三分之一都不够。

男人站在我身后大概是意识到了我的窘迫,“忘记带钱了吗?”

我急忙点头如捣蒜,希翼的目光看向男人,按照剧情来说,下一步他应该掏出他的黑卡递给侍应生了。

男人露出一抹微笑,该死的迷人,说出的话却该死的冰冷。

“没关系,这里可以当服务员抵饭钱。”

我举报这小子不按剧本走!

我干笑两声缓解自己的尴尬:“…哈哈,挺人性化啊。”

4

换衣间,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的工作服。

“小姐,今晚过完您就可以离开了。”

干一晚上服务员抵六万?我心思活络起来小声问道:“那我平时来当服务员,能给我六万现金吗?”

侍应生脸上的微笑有些龟裂,“不好意思,不能。”

…哦。

刚开始干的时候还感觉没什么难度,就是上上菜点点单。

但后半夜腿就像灌了铅似的。

‘卡嚓’一声脆响,盘子应声而碎,我昏昏欲睡的脑子瞬间变得清醒过来。

侍应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打碎一只盘子要延时一个小时哦,小姐。”

“哦。”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急忙问道:“对了,跟我一起来的那个人呢?”

“在您开始干的时候就已经走了。”

我咬了咬牙心里怒骂,真是个睚眦必报的男人,不就骂了他几句吗,害得我熬一晚上不说,他倒拍拍屁股走人了。

第二天一早,我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去了公司。

周蕊神神秘秘的凑过来问道:“苏苏,你昨晚干嘛去了憔悴成这样?”

“打游戏。”我无精打采的趴在办公桌上,太喜欢熬夜了,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周蕊一副八卦的语气:“哎,你精神精神,跟你说个小道消息,听说咱们公司大老板从国外回来了。”

5

大老板?我来这块儿上了两年班儿都没见过什么大老板。

“这你就不懂了吧,像这种级别的人物都是很神秘的。”

我打趣道:,“老板回来之前是不是特意给你塞钱让你给他宣传啊,瞧你这彩虹屁吹的。”

这时总经理走了进来,让全体员工去最大的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里人头攒动,我特意挑了后排的位置打盹儿,刚要睡着周蕊疯狂摇晃我。

“苏苏快看!大老板来了!哇好帅好帅好帅。”

我眯缝眼睛一瞅,隔得老远我这二百度近视眼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身形。

跟我想象中大腹便便的中年秃顶男人不太一样啊,这男人身形高挑、宽肩细腰长腿,一身西装穿的那叫一个板正,但为什么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总经理汪扒皮声情并茂的在台上介绍着,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素来趾高气昂的脸今天笑的像朵野菊花。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总裁闻城讲话。”

一阵掌声过后闻城接过了麦,他的声音从音响传来的那一刻起,熟悉的感觉更甚。

我绝对在哪听过这个声音,到底在哪呢?

下一秒,我的疑惑就被解开了。

大屏幕上赫然出现闻城的照片,照片中的他跟昨晚疯狂点单的脸重合到一起,完美的五官冲击力强的一批。

其他女生被冲晕了,我也被冲晕了。

我,是真晕了。

6

我从一阵颠簸中醒来,眼睛睁开一条缝,闻城的俊脸出现在我面前,正气喘吁吁的抱着我奔跑。

怎么还做噩梦了?一定是重启方式不对,我眼睛一闭又陷入了昏迷。

再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病房白色的装修。

周蕊见我醒了,嗷的一下扑倒我病床前。

苏绮你从实招来,你和帅老板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心脏狂跳,闻城把昨天的事宣扬出去了?我在公司还怎么做人!

“靠,这孙子昨晚折磨的我一宿没睡害我晕倒,他怎么有脸让你们知道!”

没想到这话在周蕊耳朵里就变了个意思。

她惊的嘴巴张成O型,低着头喃喃自语:“他折磨了你一宿?怪不得…怪不得…”

我被周蕊的一系列反应彻底搞迷糊了。

“怪不得什么?”

周蕊突然大声喊出:“怪不得你一晕倒老板狂奔过来抱你来医院呗!你俩啥时候处上的?”

这回嘴巴张成O型的变成我了,闻城抱我来的医院?原来那不是梦啊。

“处什么处啊,我跟你说这件事有多离谱,昨天……”

周蕊听完,冲我竖起了大拇指,一脸‘姐妹儿,你太勇了’的表情。

我坐在病床上愁云惨淡,得罪了老板先不说,按照我们公司那些女同事的尿性程度,怕是私下都在讨论我是装晕博闻城眼球。

“我严重怀疑我和闻城犯冲,再这样下去二十多年攒的脸不够丢的了。”

这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门走了进来。

7

“挺精神啊。”闻城站在门口抱臂看着我。

我无语凝噎,他没走啊?

周蕊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闻城,果断站起身走出了病房。

我心里的小人大声呐喊:阿蕊别丢下我!

可惜周蕊晃悠都没晃悠一下,还顺便把门关上了。

沉默的气氛在病房弥漫,我率先开口道:“那个…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啊。”

“不用,我只是怕你死在公司,对公司影响不好。”

…其实你大可以不必说的那么直白,这让我怎么接话?

算了,你是老板你牛逼。

“老板说的对。”

闻城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拉粑粑小魔仙,你被夺舍了?”

“无敌爆龙战士,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闻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坐姿肆意、四肢舒展,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往下说,那副拽样儿让我想抽他。

我深呼一口气,下了好大的决心。

“你前门没关。”

闻城迅速低头看,脸色肉眼可见的爆红,手忙脚乱的背过身去拉拉链。

我憋笑的憋的差点归西,只能使劲掐大腿里子。

害我当一宿服务员的孙子在我面前丢大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8

隔天上班时间我踏进公司大楼走到工位,傻眼了。

“这…我的东西呢?”

办公桌上空空如也,我的东西全部不翼而飞,连名牌都不见了。

一个素来跟我不太对付的女同事走了过来,语气幸灾乐祸:“就这啊?我还以为真攀上高枝儿了呢,没想到隔天就被辞了,没意思。”

比我晚到一会的周蕊也懵逼了,小声说道:“公司也太……”

妈的,等着被仲裁吧!我怒气冲冲的转身要走。

“苏绮,你怎么还在这站着呀?”我们部门总监笑着说道。

我语气冰冷:“现在就走。”

“是啊赶快上楼吧,你的东西我昨天下午已经帮你搬上去了。”

这话我属实是没听懂,上楼干嘛?

总监看我一脸茫然,震惊的开口:“人事部没跟你说吗?总裁调你去做特助。”

特、助?!

我脑子飞速旋转,闻城这是想把我调到眼皮子底下折磨啊!

要不要这么记仇?不就是发现他忘拉裤链了吗?

总监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总裁特助工资顶你现在四倍,昨天我自作主张帮你答应了,好好干啊。”

四倍工资?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我靠好多钱!

“总监您…实在是太明智了。”我竖起了大拇指。

周蕊依依不舍的牵着我的手:“苏苏,以后还能找你一起拉屎吗?”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风里雨里,顶楼卫生间等你。”

说完我就沐浴着一众羡慕忌妒恨的目光上了电梯,电梯门关之前我冲刚刚嘲讽我的女同事得意的挑了挑眉。

扬眉吐气的感觉真tm爽!

9

走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闻城正端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远眺。

颇有种’下面都是朕的江山‘的装b感。

我的眼神不受控制的移到了他的重点部位,今天没忘记拉裤链哎。

闻城从后槽牙挤出几个字,“你看哪呢!”

我赶紧移开视线望天。

又回想起了昨天他一秒没停留,疾走出病房仿佛身后有狼在追的样子,我嘴角的笑容隐隐有扩大的趋势。

最后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整个办公室回荡着我豪迈的笑声。。

闻城的耳尖通红,“不许笑!”

我把从小到大发生的尴尬事儿都回想了一遍,才勉强止住笑容。

“好的,我在哪办公。”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我看那边。

闻城的实木大办公桌旁并排放着一张小桌子,像极了他办公桌拉出来的。

而且,这离得也太近了。

我的脸瞬间垮了,“你咋不让我骑你脖子上办公呢。”

“哪儿那么多话,把我桌上的文件整理一遍,该给哪个部门送就给我送过去。”

行吧,我很快进入了特助这个角色,这个职位说白了跟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没什么两样。

替总裁传话,给总裁端茶递水,安排会议等等。

而且,我还姓苏…很难不联想到甄嬛传啊。

忙完之后闻城暂时没有新的指示,我坐在一旁刷知乎

‘一个冷知识:你的舌头和你的脑袋不能以反方向画圈。‘

真的假的?我将信将疑的伸出舌头试了试,果然不能。

这时我感觉到旁边一道视线盯着我,一扭头,闻城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你要变异啊?”

10

额…我怎么忘了我是和他在一块了,尴尬了。

我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小声说道:“闻总,研究表明人的舌头和脑袋不能反方向画圈的是残疾,我刚刚试了一下我能,你要不要也试一下?”

闻城将信将疑:“你能我肯定也能,无聊,不试。”

不试哪行啊!我还怎么坑你钱?

“我看你就是不能!”

听到这句话闻城男人的尊严果然蠢蠢欲动了,他挺直了腰板正色道:“赌点什么?”

“一万块钱怎么样?”

闻城一口答应下来。

他吐出一截殷红的舌头,和头慢慢开始反方向转动着,刚开始速度很慢,然后越来越快。

我:……

这是人类吗?这玩意儿要是量产,都没风力发电机什么事儿了。

我说的没错吧,闻城果然克我,这么无解的命题都能被他打破。

闻城得意一笑,手往我面前一伸:“一万块,拿来吧。”

我干笑两声,“我刚刚开玩笑的,哈…哈哈。”

闻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想抵赖?”

硬了,拳头硬了,我能打他吗?

上天果然不是公平的,给了他完美的脸和身材,优越的家世和经商头脑,结果配了这么个臭屁人格。

我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转账一万元,霎那间我听到了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原来是我的心。

呜呜,再也不贩剑了。

11

“通知公司全体员工到1号会议室参加中秋节活动。”

闻城坐在办公桌前埋首看着一份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立马照做。

做完后怔怔的看着他的侧脸发呆,抛去别的不说,工作中的男人还真挺迷人,就连爆龙战士都不例外哈。

半晌,闻城站起身直了直腰,发现我在盯着他,他长臂一伸揉了揉我的发顶。

“回神了,走。”

“哦。”

当他特助一周了,没见过这么好伺候的老板,一点儿都不矫情,事儿还不多。

最主要是养眼,往那一坐跟画报似的。

这每月三万工资我拿的有点心虚啊!

会议室内,我迅速来到员工区找到周蕊。

“往那边挪挪。”

周蕊挪了个位置问道:“你不跟总裁一块吗?”

“现在不需要我。”

闻城和其他高管站在前面商量着什么,不一会儿他拿起麦说道:“中秋将至,公司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员工福利,经过抽奖……”

其他的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光听见个员工福利。

今天和平精英抽奖我抽中了一套限量衣服,我预感这个我也能抽个大奖!

总监递给我一个红包,还没等打开就听见周蕊一声惊呼。

“喔!苏苏我抽中了一万块奖金!!”

我低头一看,周蕊手里拿的那张纸上真的写着‘奖金一万元’。

周围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喜声,我更紧张了,这要是抽个大奖,上周输给闻城的一万块不就找补回来了?

深吸一口气打开红包,我和周蕊齐齐愣住了。

12

抽出来一看,一张闻城的帅照上面签着龙飞凤舞的名字。

这…这…

我的手颤抖起来,哪有员工福利送老板签名照的!能当饭吃还是咋的!

周蕊还没来得及阻止,我就咬牙切齿的把签名照撕了。

狠狠瞪了前面的闻城一眼,现在一看他本来帅气的脸庞都变得可憎起来,自恋狂!

总经理拿起麦说道:“大奖是聚水湾三百平公寓的十年居住权。”

周蕊激动的握住我的手。

“苏苏,聚水湾哎!二十多万一平的聚水湾,不知道哪个走了狗屎运的能抽到。”

我满脸不屑,“都是套路,这种奖肯定是给公司不可缺少的精英内定的,你想想啊,住着这个房子是不是就不能跳槽了?”

我越说越觉得自己猜的有道理,资本家太鸡贼了,一个中秋活动就把精英拴在公司十年。

这时,闻城磁性的嗓音从音响里传出。

“请抽到签名照的员工上前领一下大奖。”

我:……

精英竟是我自己。

我垂眸盯着手里的纸屑,妄想用意念将它复原。

过了一会儿,闻城见没人上台领奖,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纠结了半天到底是领奖还是装死,最后大平层略胜一筹,认命的站起身,顶着全公司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目光走上了台。

闻城手一伸,“签名照给我。”

我把掌心的纸屑放到他手里,眼睛一瞬不瞬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那个…不小心掉地上了,被椅子磨的。”

闻城被气笑了,一脸‘编,你接着编’的表情。

我低头盯脚尖儿,这事儿确实是我理亏,手那么快干嘛啊!

闻城摆了摆手,“下去吧,一会回办公室之后给你钥匙。”

我松了口气,顶着全体员工各种各样的目光下了台,心里那个滋味啊,简直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此刻我只想仰天长啸,可是聚水湾啊!以前路过的时候瞟都不敢瞟一眼,生怕看坏了人家让我赔钱,结果哪成想我成业主了!

13

搬进新家的第一天,我带着定位发了八条朋友圈。

看着亲戚朋友的震惊和询问,霎时间我自信心爆棚,我觉得下回员工福利我还能抽个兰博基尼、迈巴赫啥的开开,期待ing。

开门扔垃圾,对面房间门也被打开,看到里面走出来的人我愣在了原地。

是一身家居服,打扮的清清爽爽的闻城。

“闻总,你也抽中了签名照?”

闻城白了我一眼,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这是我的房产,包括你住的那套。”

哈?

“你…把自己的房子拿出来做员工福利?”

“不行?”

行,当然行,有钱任性。

紧接着他吐出几个让我浑身难受的字:“带我打游戏。”

那天的坏到极致游戏体验又开始在我脑中回放,光想想我的拳头就硬了。

……我能拒绝吗?答案是不能,现在不光是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还在人家的房子住着,吃人嘴短啊!

我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叹了口气,侧身让开一条路,“进来吧。”

闻城上身穿着一件米色家居服,深深的领口延伸到胸口上面一点,胸肌若隐若现,脚上趿拉一双家居拖鞋坐在我家沙发上四处打量。

我竟然有种和他在同居的诡异感觉。

甩了甩头,把脑子里多余的想法赶跑,开口道:“上号。”

14

“你信佛?人都快跟你亲嘴了你为什么不开枪!”

“大哥,实在不行你试试把屏幕打开玩呢?”

“蛇形走位啊!别直勾勾的跑,那不成活靶子了吗?”

“别tm试衣服了!没你身上那套贵!”

普天之下大概只有我敢这么骂老板,老板还不回嘴的了。

……

我放下手机,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

我是有多想不开才答应带他玩游戏?两个小时跳了十三次伞,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模拟跳伞游戏呢。

旁边丧眉搭眼的闻城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那个…我觉得今天没发挥好。”

“对对对,你死之后全身都是软的,就嘴是硬的。”

“……”

闻城也蔫了,委屈的窝在沙发上。

我侧头观察他,心里腹诽:任谁看也看不出这么个身高187的霸道总裁,游戏里竟然是个脑血栓。

一室沉默,半晌闻城小声说道:“苏绮,我饿了。”

So?我这特助不光兼陪玩,还得兼保姆?

我凶神恶煞的像个后妈:“饿了点外卖!”

“外卖都快吃吐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做饭,我就饿死在你家!”

我震惊的眼睛瞪大到极限,这臭无赖是tm谁啊?他被夺舍了?

看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我认命的站起身穿衣服,刚搬进来冰箱还是空的,得去买菜。

闻城见我穿衣服要走,唰的站起身拉住我的手腕,语气焦急的说道:“哎不想做饭就不做,别走啊。”

我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买菜去。”

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脸上出现两坨红晕,摸了摸鼻子要和我一起去。

15

大型超市内。

闻城看到啥都往购物车里扔。

“进口和牛…来两袋,小青龙…来几只,面包机…可以做早饭,来一个……”

没一会儿购物车堆的跟个小山似的。

我忍无可忍道:“闻城,你关了八百年刚被放出来还是咋的,不许瞎往里放了。”

他终于消停了一会。

我自顾自的在菜品区挑选,一转头,闻城人不见了。

这个二臂!怎么跟个三岁小孩似的。

找了半天才在生活区看到他。

售货大姨正眉开眼笑的说道:“小伙子长得真俊,今天情侣用品买女款送男款,快挑挑有没有看中的。”

闻城竟然真的拿着几套牙具和拖鞋认真的挑选。

我走到他身后,“你在干嘛。”

“你来啦,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我匪夷所思的看着他,这不是情侣用品吗?跟我一个单身狗有什么关系。

闻琛却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坐公交去酒吧该省省该花花,这不是买一送一吗?正好我的也该换新的了。”

说罢他每样拿了一套,售货大姨脸都乐抽筋了。

我随手拿了一件瞟了一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双普通拖鞋tm的八百多?!镶金边了啊?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这时,一个男声在我和闻城身边响起。

“老板,您也在这啊?”

是一个长相精明的中年男人,“餐厅最新活动已经拟好发给您了,您有空的时候看看这个模式…”

两人站在原地聊起了工作,而我看着那中年男人的脸,越看越觉得眼熟。

等等!这tm不是那家西餐厅的经理吗?!

我当服务员的那天晚上这小子没事就来盯着我,整的我都不好意思偷懒。

他刚刚叫闻城老板……

得了,破案了。

16

回去的路上,我一路沉默。

“苏绮,刚刚买调料了吗?”

我沉默…

“哎你打游戏为什么那么厉害啊?”

我沉默…

“你怎么不理我?”

我沉默…

“苏绮!”

看到闻城炸毛,我终于分他个眼神,“那家西餐厅你开的啊?”

闻城脸色讪讪目光闪躲,“你知道了啊?”

我冷哼一声。

其实我根本没多生气,毕竟只是当一晚上服务员而已又没多累,而且自从认识了闻城,我工资也涨了房子也换了,甚至八百一双的拖鞋都敢肖想了。

但让我装作若无其事,我多没面子啊!

回家后闻城也小心翼翼的,连喝完水放水杯的时候都轻的不能再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活在寂静岭。

我心里觉得好笑,面上丝毫不露。

“吃饭。”

闻城帮我把菜端上桌,然后安安静静的开始吃饭。

半晌他犹豫的开口:“那个……”

我以为他是说关于那晚的事,抬了抬下巴让他继续说。

“这道菜有点咸。”

“……”

去死吧你!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17

吃完饭后,闻城抢先走进厨房刷碗,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厨房里的身影。

长得好看的人连刷碗都赏心悦目的哈,围裙系在腰上勾勒出紧致的腰线,宽肩把家居服穿的很有味道。

过了一会儿。

“我走了啊。”

我点了点头。

闻城推门出去之前,撂下一句话,“明天我来吃早饭哦,苏特助。”

给爷爬!!!

晚上躺到床上,我眼睛圆睁毫无睡意。

我和闻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情侣生活用品都安排上了,事情走向有点不对劲儿啊。

唉想不通,睡觉!

……

一转眼,搬到聚水湾已经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过的那叫一个生不如死,闻城就差没搬我家住了!每天上班之前来我这蹭早饭,然后开车拉着我一起去公司。

白天一整天面对着他的脸,晚上下班他准时来蹭晚饭,吃完晚饭还让我陪他玩游戏。

我的精神,包括我的审美,都惨遭凌辱,现在冷不丁看到个长得不咋地的男同事竟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天是休息日,我站在洗衣机前忙碌着,面前一大盆衣服。

我的衣服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是闻城的衣服,他说帮他洗一件一百块,本财迷当时头都快点脱臼了。

锅里炖的大鹅已经快好了,我放下衣服去对门叫闻城,刚要敲门发现他家门没关严,我推门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闻城和一个清纯漂亮的女孩子相视而坐,女孩儿梨花带雨的哭着。

闻城正给她擦眼泪,眼神温柔的都能掐出水了…

18.

我第一反应是趁他们没发现赶紧走,结果转身太急,一脑袋撞门框上了。

‘嘭’的一声闷响,像极了谁在屋里敲了一下大鼓,霎时间我就感受不到鼻梁的存在了。

闻城转头看到了我,一把把怀里的女孩推开疾步走来。

“苏苏,你怎么样?”

他紧张的揉着我撞的生疼的鼻子,“走,去医院。”他焦急的要往外走。

我摇了摇头,极力忽略心里的心酸,余光瞥了一眼沙发上的女生,轻轻把闻城的手拿开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回到家的那一刻,我的肩膀瞬间耷拉下来,弓起腰坐到沙发上。

看到那一幕,我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是滋味呢?像打翻了满满一瓶陈年老醋似的。

这种认知让我既茫然又害怕。

和闻城混久了,我潜意识把他划进了自己的阵营,而且这两个月闻城往我这塞了无数和他同款的东西,上到毛巾拖鞋,下到外套睡衣。

以至于我忘记了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不谈恋爱呢。

王八蛋,有女朋友了还成天粘着我干嘛!

休想再吃我做的饭!

从锅里把大鹅盛出来,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假装若无其事的吃着。

一滴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在桌布上晕出一圈水迹。

靠,真没出息啊苏绮,不许哭!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一道男声响起。

“吃独食拉黑屎,苏苏。”

我猛然抬头,是闻城来了,我心里情不自禁升起一丝雀跃。

苏绮!他有女朋友啊你清醒一点!我在心里唾弃了自己八百遍才压下情绪。

白了他一眼,“你来干嘛?”

闻城毫无有女朋友的自觉,拿起筷子就开吃,我眼疾手快的把盆一端,他夹了口空气。

随后他一脸委屈,“干嘛呀苏苏,我饿着呢。”

我面无表情的说道:“找你女朋友吃去,我警告你啊别来这套,你女朋友看到了要是挠我咋办。”

闻城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他还有脸笑?本来我俩都是单身,还能愉快的玩耍,结果他猝不及防的脱单了,我就像一只在路边散步结果被人踹了一脚的狗!

19

闻城站起身一屁股坐到我旁边,我赶紧往外挪了挪保持距离。

“谁说那是我女朋友?”

我面上一副‘Who cares’的样子,但耳朵却竖了起来,想听听他能放出什么好屁。

“那是我亲妹妹,她跟暗恋两年的男生表白被拒,找我诉苦来了”

啊?长得那么漂亮也会被拒啊?那男生难不成喜欢天仙吗?

我心里其实已经信了一半,闻城应该不可能骗我,他没那智商。

但我还是不服不忿的说道:“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啊?”

闻城掏出手机翻出一张全家福递到我面前,我定睛一看,好家伙。

闻城跟他爹像复制粘贴的似的,只不过他爹岁数看起来比闻城大,而她妹妹跟他妈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温婉动人。

这一家子的基因,不给我等丑人活路啊。

“这回你信我了吗?”

我佯装不在乎的说道:“我信不信也不重要啊,行了行了快吃吧。”把大鹅放回到桌子上。

他一双美眸中盛满笑意,倾身与我对视,我不自然的偏头躲开。

他小声在我耳旁说道:“苏苏,你是在吃醋吗?”温热的气息扑在我的耳朵上,我半边身子都麻了。

淦!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人了。

“别…别瞎说啊!”

“你就是在吃醋,别不承认。”

我气愤看着他的眼睛,明亮的瞳孔里清晰倒映出我的脸,反驳的话突然就说不出来了。

烦躁的挠了挠头,“好吧,是有那么一点。”

闻城灿烂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帅的我睁不开眼。

“苏苏,你吃醋是不是证明你喜欢我?”

这我能承认吗?要是他也喜欢我那还好点,要是他不喜欢我我多没面子啊?

我嘴唇死死抿着,有时候装哑巴这招儿真的很好使。

闻城看我装死,叹了口气:“你是真的把我这个前男友忘了啊。”

前…男…友?!

20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啥?!前男友?你?”

闻城真诚的点了点头。

再次声明:本文转自知乎,如有侵权,联系后删除。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xoh.com/15125.html